物道 / 物道人物 /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0 0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原創
2019-11-29  物道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物道君語:

魚山飯寬,曾對人說過,他最滿意的評價是:“我想住進你的畫里?!?/p>

我在想,到底是怎么樣的作品,怎么樣的人,會讓我產生這樣的想法?

有這么一個人,名字叫“曾仁臻”,人們都叫他“真認真”,他是個建筑師,喜歡中國古典園林和山水,有點執拗,有點認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還有這么一個人,名字叫魚山飯寬。有魚則有水,魚山即山水,飯寬和宋代山水畫大師范寬同音。他為自己造了一片山水,造了幾片草葉,造了一個夢,把人物變小,安放到草間,山間,字間。

他們都是一個人。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北京PK10是不是全国统一开奖:首先我是個建筑師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曾仁臻,從小在湖南永州的鄉野中長大,與昆蟲花鳥為伴,草木山石為侶。后來,因為身體不太好,就躲到了書畫的世界中。

有一次,他看到了宋代畫家范寬的《溪山行旅圖》,這個他最愛的山水畫。他一下子就感受到中國山水的神奇,山林高聳,溪流潺潺,那是一個獨特的精神世界。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他開始不停地臨摹,不停地琢磨,畫完了就貼在房間墻壁上,直到墻壁貼滿。

畫畫對于他來說,從來都像是一個無用的事。

高考時,人人都拼命刷著題海時,他就在不停地畫畫,做這件對他高考無益的事。

后來,他考了建筑學,因為建筑學可以畫畫。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大學畢業之后,曾仁臻來到北京,在一家建筑工作室工作,閑暇時,就畫畫寫字。

就這樣,懵懵懂懂地,直到有一天,在北大聽了董豫贛老師的課,一起考察園林后。

曾仁臻想,在加班,擁擠的城市里,園林可以探索一種中國傳統美學的生活方式。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于是,辭職,帶著一本《江南園林志》,2個月逛了100多座不同的園林。

從日出到日落,他的身影走過園子每個角落,看過雜糅怪誕的新園,斷壁殘垣的舊園。在枯山枯水間,在亭臺樓閣中,在九曲通幽里,他進入了那個獨立的世界。

“如果你進入一個完整的園子,在一開門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自己進入了一個獨立的世界?!?/span>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為了訓練自己的造園思路,他開始拿起了畫筆,用畫畫來訓練造園設計,作為一種研究方式。

畫畫這件無用的事,終于開始有點作用了。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其次,我是無意的畫家

魚山飯寬,一個無意的畫家,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沒有真正的師承。

只是想畫自己想畫的,他看過的山水,逛過的園林,城市的喧囂,現代的生活,都成為他畫中的底色。

但更多的,是來自于他童年的記憶。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那些鄉野的故事,爬過的樹,趟過的水,跑過的稻浪,夜間的蟲鳴,那些一草一木,在他的畫筆下,成為了一件件有趣的事。

最初,朋友讓他畫器物,畫筆墨紙硯,畫瓶瓶罐罐,但魚山不想單純畫器物,他想畫人的身體感官體驗。

他想象著,如果人變小了,住進這花草里面,就如同住進一個微縮的山水世界中,進去了里面,山水籠罩著你,你與自然萬物在溫柔對話。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器物再不是單純的器物,魚山飯寬賦予了他們生命,讓器物與我們的生活產生了對話。

這樣的無意之作,正是來源于他一次次走過的路,正是哪些歲月中看似平??此潑揮杏玫氖攣?,給了他這些靈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我們一起造個有趣的人間

曾仁臻的幻園山水,和魚山飯寬的草間小人,在自然與現實的交構中,一起造了一個有趣的人間。魚山飯寬把這個過程叫做:“造境”

造一個奇幻之境,造一個意趣之境。里面的人物,與山石樹木,溪水蟲魚對話,有了自己生命。

在這個幻境里,人物可大可小,樹葉做舟,花比人高;大蝸牛,大螞蚱,大蚊子,全可以當成坐騎。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小人在大世界中,嬉戲打鬧。時而在石頭上對酒當歌,時而折竹當劍;時而面對手機苦相思,時而穿梭手機中對弈。讀書吃飯,洗澡發呆,戀愛旅游,仿佛人間日常。

這些無用的人間閑趣,魚山飯寬用來抵抗現實世界的孤獨與壓力,置身于這個隱藏現實中的夢幻樂園,能忘記生活的困頓。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畫家郭熙說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p>

居游是古人最理想的生活方式,住的地方有山水,可居可游。

在混凝土建筑的房屋中,我們要接觸自然往往大費周折,何談居游。我們忘記樹木和山水,風霜雨雪,忘記花鳥魚蟲,忘記了怎么跟自然對話。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就是抓住生活中流變的小細節,構筑了一個理想的天地,人們在里面詩意地居游。

他說道:“我的畫是要關照到現實部分的,是要為以后自己或者是其他人提供,我們應該生活在一個什么樣的環境里?!?/span>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人們總愛談有用的事物,非要帶來名與利才是經世濟用。

照這么說,或許:

山水是無用的,詩書是無用的,字畫是無用的。晨曦日落是無用的,風霜雨露是無用的。

但魚山飯寬卻深深記得這些無用的事,某個傍晚,他站在外面,看著一棟建筑消失于夕陽中,那棟建筑大部分是暗的,只有一排格子被夕陽染紅。他就這樣,一直看下去,一直到夜幕降臨。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他很感動。

他意識到:“做個無用的人,懷擁山石花木,聽蟲鳥幽鳴,與天地萬物為師友,不也是快樂的嗎?這是我曾試想過的最無用無為的人生結局,似乎也不壞?!?/span>

魚山飯寬:做無用之事,過有趣人生

文字由物道原創。圖片來源于「魚山飯寬」授權提供,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