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精致生活 /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

0 0

   

人間煙火氣,最撫凡人心

原創
2019-11-26  物道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物道君語:

    廣州漸漸入冬了。

    天寒歲暮時,一縷縷煙火肉眼可見。

    但城市里的煙火總是淡了些,即便是在廣州這樣的城市。

    說起煙火氣,總會很容易聯想到一家人一起吃飯的場景。

    前些日子看了部電影,身在長春的奶奶確診肺癌晚期,只有三個月時間,但在異國的家人都瞞著她。一家人以“回國替孫子辦婚禮”的借口,見她老人家最后一面。

    電影有許多這樣的鏡頭:奶奶在廚房煎著烙餅,一大家子人坐在大圓桌上吃飯,熱熱鬧鬧地,煙火氣十足,這樣的天倫之樂讓奶奶精神十足。

    故事最后,他們還是沒告訴奶奶病情,從小在異國長大的孫女Billi離開時,奶奶給她錢,讓她不要委屈自己,Billi訴說自己工作的不順利。

    奶奶樂觀地安慰:“一人的精神支柱非常重要,你會成功的?!?/p>

    電影由現實改編,而奶奶的原型確診癌癥已六年,仍康健。

    看似是一家團聚治愈了奶奶,殊不知其實是撫慰了在異國他鄉的子孫們。

    圖片|來源于網絡

    就如孫女Billi,她從奶奶的強大生命力中汲取力量,從一家團聚的煙火中感受溫暖?;氐揭旃?,再怎么艱難的路,都可以走下去。因為奶奶就是她的精神支柱。

    我們常以為回老家陪伴老人是對他們的寬慰,可恰恰是故鄉濃郁的煙火氣,無形中治愈了我們在城市里飽受摧殘的內心。

    《早餐中國》里有句文案我很喜歡:只需早起,你就能找到故鄉。

    還記得老家老街的早晨,總是煙火暖,人情暖。

    因為早起,我能在各式煙火氣濃郁的早餐里找回童年味蕾的記憶,能在老街里感受鄉里人家拉開閘門后,熙熙攘攘中制造的煙火氣。

    那條老街,雜貨店、包子鋪、小面館、賣菜賣魚的一應俱全,在時光的滄桑中越發深沉。每逢趕集日的早晨,人們便早早起身買菜。

    離鄉的游子都有一個心心念念的家鄉風物,海鮮是這小鎮在外游子的心念。

    所以總能看到天色尚且昏暗時,漁民們就挑著從碼頭收購的深海魚蝦來到街市賣了。許多父母早起,只為買上新鮮的小魚,熬一鍋濃郁滋補的湯。

    “今天我小孩放假回家,給他買點魚?!?/p>

    “最近的魚有點貴嘞~”

    此時,在霧色朦朧中,早餐鋪面開始升起裊裊煙火,融入白霧中,人們的閑聊聲也摻入閑慢的生活里。

    這樣的地方,煙火氣會野蠻生長,催化出人情味。

    那些個賣魚的阿叔,早餐鋪的老板,他們為故土付出時間與辛勞,為一個歸鄉的游子燃起煙火。

    漂泊在外,許多東西都要獨自面對。城市里紅燈綠瓦,卻沒有一盞是自己留的;聲聲嚷嚷,也沒有一聲是呼喚我們的。

    所以我們如此強烈思念家鄉風物與煙火。

    可人在異鄉,胃在故鄉。

    阿城說:“所謂思鄉,是由于吃了異鄉食物,不好消化,于是開始鬧情緒?!?/span>

    鄉土故里的溫情,是總有人為了你鬧情緒的胃口,早早從山間林中,湖邊海里,采集捕捉上你愛吃的家鄉風物。

    在煙火氣十足的街頭集市,你不會感覺孤獨,因為你有人陪。

    我們貪戀的,不止家鄉的風物,還有那種人情味十足的煙火氣。

    有些煙火氣,是熱鬧的,讓人踏實;有些煙火氣,是祥和的,讓人心安的。

    每年過年,我最愛守著外婆家的灶臺,聽柴火聲,聞木炭味,看蒸汽升。

    大抵是源于對饑餓的恐慌和對主食深沉的熱愛,中國人逢年過節都會做年糕。

    外婆家,每年過年都會做樹葉餅。那是一種糕點,面粉做皮,花生椰絲芝麻做餡兒,外面貼上木菠蘿的樹葉,放到蒸籠里蒸。

    這個環節是全家人都參與的,我的任務就是負責看火。做得量大,往往從早上守著到下午。

    蒸的時候小孩子不能一直問怎么還不熟,老人家說這樣越問越熟不了,所以我都是靜靜地添柴加水。

    有時候就順手往柴灶里扔進幾個紅薯烤,紅薯在木炭里翻滾著,直接沾上煙火,這是另一種徹底的煙火氣。

    耐心地等著,等著煙火彌漫,等著年糕Q彈,等著紅薯冒出柴與火的焦味。

    手捧著滾燙的紅薯,從這只手換到另一只,煙氣騰騰,便覺得一切等待都值得了。

    此時鄉村的傍晚,我聽見外頭村里人家起鍋炒菜聲,母親喊孩子吃飯聲,聽見眼前這柴火的噼里啪啦聲,水開了的咕嚕咕嚕聲。

    很多聲音糅雜,可卻讓我感覺安靜極了,讓人不忍心多說一句話,讓人瞬間超脫于現實生活中的疲倦。

    跌跌撞撞了許久才明白,安靜是這樣的珍貴。

    喧囂讓我們焦躁,我們總是火急火燎地想要追趕什么,但煙火氣讓我安靜。

    搬個矮凳,在午后的柴火噼里啪啦聲中,耐心等著煙霧繚繞。

    心如跌入棉花中,暖暖的,軟軟的。

    在城市里漂泊的游子,故鄉成了一個“回不去”的地方。

    多少人在城市萬千霓虹中獨自加班,吃著外賣的時候,會懷念回家時為你守候著的那盞小夜燈。

    每每過年回家,高速總堵車,七倒八轉,回到家時已然深夜。

    鄉野里沒有燈光璀璨,但朦朧月色中,卻有一盞夜燈在亮著,那是母親為我留的。

    只要這盞燈不滅,便永遠有家可歸。

    圖片|來源于網絡

    怕他們睡著了,輕手輕腳地開門,才發現,原來他們都沒睡。一年在外的風塵仆仆,此時一身輕松。

    “回來啦,快放下包,肚子餓不餓,給你煮碗粥?!?/p>

    冬日深夜滾粥,最是暖人心。

    母親去廚房,淘米洗鍋,用小鐵鍋煮起了蟹粥,那是昨日因為我回家特地在街市買的螃蟹。不一會兒,廚房里冒出了煙氣,粥熟了,橘黃的蟹膏被米粒包裹著,一層清淡的油再裹在米粒外面。

    開蓋后的蒸汽氤氳,模糊了視線。

    經過一年漂泊和十幾個小時的舟車勞頓后,我突然理解為什么“雨余漁舍炊煙濕”,炊煙何以濕?只因濕的是雙眼。

    這深夜的煙火,是母親勞碌的雙手,更是我們鬧情緒后的安慰,是我們身心俱疲后得以休息的云床。

    我知道,再過不久又要深夜離家,坐在離鄉的大巴上,薄薄的玻璃隔成兩個世界,她在那頭揮手,你在這頭思念。

    開出小鎮僅需幾公里,但此時我卻希望這路長且直。

    能讓她看多幾眼我的背影,能讓我看多幾眼家里那盞燈。

    詩人說:“人間煙火好聞又令人流淚”。煙火的煙熏得游子淚,煙火的暖撫了游子心。而這兩者,都易落淚。

    又是年關將近,希望這次回家。

    故鄉煙火氣,仍如舊。

    文字為物道原創, 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