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劍天涯 / 待分類 / 一戰往事之列強競逐

0 0

   

一戰往事之列強競逐

原創
2019-11-11  赤劍天涯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作者:彈痕

    1918年11月11日,在法國小城貢比涅郊外的一節車廂中,協約國代表同德國代表的一紙協定,熄滅了肆虐四年的一戰戰火。無數后人在回顧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都會為薩拉熱窩那顆原本平淡無奇的子彈,竟能引發一場規??漲暗暮平?。甚至有人提出假設,如果斐迪南大公夫婦能在當天改變訪問路線,世界將會沿著一條怎樣的軌跡運行。

    但無論無論文藝創作者們對歷史做出何種善意的假設,作為軍事愛好者們需要始終牢記的是,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戰爭的爆發和擴大所需要的一切條件并非是在朝夕之間能夠積累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從根本上來說是19世界末20世紀初的一系列政治沖突的產物。普林西普的那一槍,不過是正好落在了火藥堆上的一絲火星而已。

    對于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原因,西方主流歷史學者們慣于歸結為德國和奧匈帝國的擴張政策所致,即從地緣和文化沖突的角度著手。而蘇聯和國際左翼歷史學者們,則側重于從世界資本主義的結構性?;唇蟹治?,也就是資本積累的固有周期。 而以嚴復為代表的中國學者們,除了綜合吸取地緣政治和資本主義結構性?;牧街止鄣閫?,也從西方文明的角度出發,將大戰的爆發歸結為諸參戰國整體價值觀的極端化引發的尚武爭強精神。

    無論從哪一種觀點出發,都能清晰的推導出這樣一個結論: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是當時的歐洲各國發展到一定階段后所積累的一系列沖突的總爆發。即馬列主義學者們所說的,帝國主義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從某種程度上,一戰的爆發宣告了歐洲古典均勢邏輯的破產。但令人遺憾的是,這一政治邏輯在當今的國際事務中依舊大行其是。

    自拿破侖戰爭后,英國為了維持歐洲大陸的政治平衡,大力削弱法國的力量。后起之秀普魯士靠著大刀闊斧的內部變革搭上了工業革命的順風車,迅速完成了德意志的統一。在均勢政治格局下的歐洲,新崛起的德國成為了法國謀求歐洲霸權最大制約因素。長袖善舞的俾斯麥敏銳的察覺了這一點,提出了不在殖民地等敏感問題上挑戰英國霸權,組織英法、法俄接近的“大陸政策”。

    但1878年俄土戰爭結束后,俄國企圖進入巴爾干半島,充當“斯拉夫人?;ふ摺鋇囊靶募せ碩砉氚灤俚酃拿?,企圖在俄奧關系上施展平衡戰略的德國同俄國關系破裂。1882年,在俾斯麥的努力下,德國、奧匈和意大利簽訂同盟條約,“三國同盟”正式成形。德俄關系的急轉直下,給了因克里米亞戰爭而急轉直下的法俄關系回暖的契機。

    法國需要拉攏俄國抗衡日漸咄咄逼人的德國,俄國也需要從法國購買軍火、推銷公債。到1888年威廉二世即位,俾斯麥的平衡戰略開始被普魯士的軍國主義傳統取代,在渴求廉價原料產地和商品市場的容克貴族的推動下,德國開始一步步對英國的霸權發起挑戰。1895年,德皇威廉二世發表演說,宣稱德意志帝國將不僅是歐陸性的,而且要變為世界性的。

    1898年,德國國會通過決議案,開始擴充海軍,“要使最偉大的海權國家都不敢向它挑戰”。感受到威脅的英國作為回應,開始修補英法關系。1903年,英王愛德華七世訪問巴黎,兩國在訪問結束后簽訂了一系列條約,標志著自法國大革命后便一直相互敵對的英法關系開始轉向。在法國的居中調停和同德國的矛盾驅使下,英國和俄國也開始積極接觸。

    1907年,英、法、俄簽訂“三國協約”,在包括殖民地分割和組成軍事同盟等諸多議題上達成了一致。至此,歐洲正式分裂為“協約國”和“同盟國”兩大敵對陣營。兩大陣營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源自歐洲古典“政治均勢”邏輯,俄國和法國為了削弱奧地利(后來的奧匈帝國)而在普奧戰爭中保持中立,英國和俄國為了削弱法國又在普法戰爭中選擇了作壁上觀。

    崛起后的德國為了消除法國對其構成的威脅,也不得不玩弄其平衡牽制的戲碼,為了壓制日益崛起的德國,英、法、俄三國又不得不組成軍事同盟。這種面多加水,水多加面的政治邏輯下,兩大軍事集團的正面碰撞不過是時間問題。 帕麥斯頓勛爵的那句傳世名言“沒有永恒的朋友,也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固然有其可取之處,但也容易滋生出一種只看立場,不從深層次解讀問題,不從長遠分析利弊的粗暴邏輯。

    這樣的一種粗暴邏輯下,養虎為患或者驅狼逐虎的往往成為現實的政治選擇。正是這種現實的選擇,使得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二十年后,又爆發了一場規模更大、破壞程度更深的世界大戰。 當然,國際政治環境只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外部因素,更深層次的原因其實潛藏在各國內部。德國源自普魯士的軍國主義傳統固然對戰爭爆發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但當時歐洲各國用戰爭解決糾紛的傳統并非某個某個國家所獨有。 英國在戰爭爆發前一直鼓吹德國的海上威脅,但1909年到1914年,英、法、俄三國海軍造艦量為德國海軍同期的250%,真正威脅到英國的,卻是德國的商船數量。德國巨大的商船數量在國家貿易中逐步搶占英國的市場份額,使得極度依賴海外市場的英國經濟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而在歐洲古典政治邏輯中,以戰爭解決糾紛被視為一種充滿榮譽的選擇。但戰爭最艱難的部分從來不是如何開始,而是如何結束。粗暴的立場劃分,輕啟戰端的政治傳統,加上各種利益摻雜,最終使得歐洲各國走向了戰爭的泥沼中,而在付出了將近一代人的傷亡后,各國卻一無所獲。從這個角度來說,第一次世界大戰對于今天的世界依舊有著足夠的警示作用。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