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父母在線 / 待分類 / 華師附小“移動課堂”一夜爆紅背后彰顯了...

0 0

   

華師附小“移動課堂”一夜爆紅背后彰顯了哲學的勝利

原創
2019-11-07  新父母在線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上個周末,華師附小四一班的老師、孩子和家長們經歷了一個瘋狂而又幸福的夜晚。5月27日這天,他們在華中師大教育學院舉辦的《基礎教育實踐論壇》第30期上進行的演講活動的報道,登上了搜狐網教育的頭條,訪問量不斷狂飆式上漲,一夜之間直逼100萬,打破了搜狐網點擊率的周記錄,創造了一個教育界的神話!

在最初的不可思議與狂喜冷靜下來之后,我們作為這個神話故事的創作者或親歷者,要思考這樣兩個問題:

第1, 我們為什么會一夜爆紅?這個神話是怎樣創造出來的?

第2, 紅起來之后,我們下一步又該往哪個方向走呢?是停在原地,繼續躺在這個記錄上吃老本嗎?

這就需要我們站在哲學的高度進行反思,并進行理性的總結。否則我們就會迷茫,既不知道是我們是怎么紅的,也不知道下一步我們該怎么走。所以我今天報告的主題就選擇:《“移動課堂”一夜爆紅背后彰顯了哲學的勝利》,來幫助更多的人去理解這個神話是如何誕生的,并使得更多的人可以步我們的后塵,也可出創造出屬于他們的神話!

今天的發言的要點:

第一, 對“移動課堂”或“生本課堂”的哲學評價

這種‘以生為本’的教學方式,將課堂的自主權與學習的選擇權交給學生,構成了對傳統的‘以師為本’的課堂教學方式的一種“哥白尼式”的改變,極大地釋放了學生發展的潛能,提升了他們的自信與自覺,實現了對自身的超越,也是對教育得本質與本性的一種深度回歸。

班主任陳老師對我說,我兒子徐景明原來在班上看她的眼神是害怕的、躲躲閃閃的,現在是仰首挺胸的,是自信爆棚的。這就是“學生講堂”給我的孩子帶來的迅即改變。昨晚吃飯,他說“我是星寶了,你和爸爸都跟著沾我的光?!?/p>

第二,“移動課堂”或“生本課堂”的哲學精髓是前者“動力學的教育學”,而不是“靜力學的教育學”,前者是“唯興趣論的”、“唯發展論的”、“唯成長論的”;后者是“是“唯學科論”、“唯知識論的”、“唯考試論的”。

“動力學的教育學”:追求的是學生自因的、自主的、充滿活力地發展自己,它的優越性是能極大地提升“學生的自我發展能力”, 讓學生充滿自信、充滿了無盡的好奇心、燃燒著旺盛的求知與探索的熱情,并且勇于表達、大膽追求自己的成長進步。如同過程教育哲學家懷特海所說,“促進學生的自我發展能力具有最大的教育價值”。

就像今天的“移動課堂”或小學生講堂,重視的是發現學習,由學生自主選擇主題內容、自我講演與營銷,全程主角,教師和家長淪為站在他們身后的配角。真正做到了將課堂的自主權交給了學生,實現了教學方式的一種“哥白尼式”的變革。

“靜力學的教育學”缺陷則是:強調的是一種“外力決定論”, 傳統的教育都是“以師為本”的,由老師選擇教學內容、主導教學進展;學生全程被動跟進。學生完全是被動的、機械的、慣于定勢的學習,是受壓抑的、沒有個性的,也是感到痛苦和無奈的。

第三,“移動課堂”這種“以生為本”的教學改革一定會促成學生在立足于“個人自主”的基礎之上,去追求過一種適合自己的“有意義的生活”( the meaningfullife ),以實現個體潛能的最大化的發展。

英國倫敦大學教育哲學家約翰·懷特教授認為,學校教育的目標不是分數、不是掌握百科全書式的知識,不是考試得高分,而是引導學生去尋找、去發現一種適合自己的“有意義的生活”,去過一種“幸福的和有成就感的人生”。

懷特教授說:如果我長大后是去當一個文學家或者哲學家,我干嘛要學習高等數學、學習微積分?學了很多對我的人生沒有任何實際用處的學科知識,有這個必要嗎?

他認為:有意義的生活才能給予學生最多的滿足感、成就感(fulfillment )、才是真正的“良好生存”(well-being),才是真正“幸福的人生”,或者說“繁榮興旺的人生”(flourishing life)。

這意味著,在學校壓縮常規課程之外,學校有責任為學生準備去過一種“有意義的生活”打開無限的可能與機會之窗,讓學生自己去接觸、去觀察、去比較、去體驗、去發現未來適合自己的“有意義生活”為何。

比如:通過這次演講,我們欣喜地發現孩子們似乎發現了、找到了自己未來要過的有意義生活的模樣:我的兒子徐景明對機器人情有獨鐘、劉梓辰同學極有可能是未來的F1賽車高手、曹琪涵同學搞不好就是下一個“撒貝寧”······

第四,“移動課堂”/或“生本課堂”一定會“倒逼”那種“以考試為中心”的學校培養方式和評價方式的改革。

懷特: “國際批判考試聯盟”( ICE)的宗旨是:一方面批判以學科知識為本位的考試制度,認為它帶來了焦慮、痛苦、挫折與絕望,也限制了學??緯痰目?,捆住了師生的手腳,是他們陷入被動與無奈;另一方面,積極尋找對考試制度的更好的可替代方式。

陳祖蘭老師的實踐與國際先進的教育潮流完全契合,體現了中國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有很高的思想覺悟與實踐智慧,她是我們中國教育工作者的優秀代表,她所作出的獨到貢獻令人欽佩!

第五,“移動課堂”也如同錢學森的“大成智慧學”的系統科學哲學和過程哲學家懷特海的思想所說的那樣,讓學生、教師和家長真正實現了“三位一體;讓大學、小學、社會媒體等多元力量分工合作、互助協同;正是上述多方力量的綜合集成,才實現了系統最大化的“整體涌現”,才有了10幾個人的弱小力量卻爆發出100萬訪問量的威力,創造了“原子彈”級別的教育神話,它的“加乘效果”數倍于傳統的教學模式。

最后,讓我再次感謝華師附小的老師和同學們的精彩講演,真心感謝他們給我們帶來一次“不忘教育的初心”的反思機會,以及對“教育的本質與本性問題”的非常有沖擊力的啟發。

以上是我作為“移動課堂”的親歷者與教育神話的見證者,所發表的一點不成熟的看法,謝謝大家指正!

作者簡介:楊杏芳,高等教育學博士,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一站博士后,武漢大學哲學學院科技哲學二站博士后,英國倫敦大學教育學院訪問學者。現為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