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職場 /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0 0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2019-10-18  lindan9997

北京PK10官网开奖是几点到几点:李少加 · 13小時前

進步與退步,獨立發生,同時并存。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少加點班”(ID:lishaojia2015),作者李少加,36氪經授權發布。

“你必須一直奔跑才能留在原地?!?nbsp;——《愛麗絲夢游仙境》

許多人反?。?/p>

  • 工作前幾年能力突飛猛進,三五年后,能力瓶頸,收入增長變緩;

  • 自己“什么都懂”,現實卻屢屢碰壁,不得其解;

  • 經常感到莫名焦慮,郁郁寡歡,多數擔憂的問題其實從未發生;

  • 各行各業,庸碌無能、好搞形式的“領導骨干”像蟑螂般隨處可見;

  • ……

乍一看,以上事件,風牛馬不相及。

唯一共性是,均發生在油膩成熟的成年人身上。

經濟學領域有一個不成文的金科玉律,它給到我們啟示——經濟增長能解決一切疑難雜癥(盡管沒人確切知道發生了什么)。

在經濟學思想啟示下,我們不難為上述問題找到一個頗具洞察的答案——進步停滯。

當成年人「進步停滯」時,將同時引爆上述事件。

但是,且慢,這個答案我們很多人無法接受——你說我工作能力停滯可以接受,但業余(課余)時間,我們努力充電學習,憑什么認為我們停止進步了呢?

答案異常簡單——我們的的確確仍在“進步”,只不過“退步”跨的步子更大而已!

我可不是耍文字游戲。

「進步」與「退步」從來就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關系,它們哥倆自始至終獨立發生,同時并存。

只是我們長期只看到前者,忽視了后者。

類似關系,還有發育與衰老。

直觀上,衰老發生在發育停止之后。但事實是,衰老與發育自生命出生起就同步發生,只是發育的表觀變化顯眼,掩蓋了衰老的隱晦。

根治「退步」造成的廣泛疑難雜癥前,我們很有必要先弄清楚,為什么「退步」會在我們的認知世界中透明化,以至于傷害我們于無形?

一、思維中透明化的「退步」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nbsp;——幾代人的入學標語

如果兩個獨立事件,均支持同一個觀點,那這個觀點就很容易偽裝成真理。

當然,這是對缺乏思辨能力的人而言。(這也是騙子們忽悠中老年人的常用伎倆。)

但別忘了,年少時的我們,無論你是“少機敏、美姿容”還是“天賦異稟”,但畢竟大腦皮質層還沒發育成熟,到底“缺乏思辨力”。

在此階段,有兩個獨立事件同時發生:

1.學校教育的直觀感受,年級越讀越高,知識越懂越多,與此同時,我們的身體也在長高……所有跡象都無意中將“學習”與“進步”劃了個等號。

2.人類嬰幼兒為了克服不安全感,采取了很簡單的策略——形成“公正世界假設”的信念——努力就應得到回報。

比如,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就特別符合這個信念。(這種信念很可能在漫長進化過程中根植于基因。)

這兩個獨立事件均指向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

進步=學習。

社會心理學告訴我們,一旦信念形成的根源被遺忘在歲月中,這個信念就將變得牢不可破。

這解釋了為何多數人,終其一生都受其童年經歷影響。

在根深蒂固的「進步=學習」信念中,如果你進步慢,進步停滯,那純粹是因為懶,不努力。退步?是啥玩意兒。

但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學了很多,非但沒進步,反倒退步了。這會怎樣?

剛才說了,人類很少會質疑少年時光深植于心的信念、價值觀,這加劇了我們對于「努力卻退步」這種近乎「反事實」的恐懼。

唯一合理的解釋只能是,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你會質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的智商,對學習這件事深感絕望。

或走向另一個極端,沉迷騙子們的速成論,比如最近很“火”的量子速讀。

更糟的是,你對「進步」的焦慮還不便對外傾訴,畢竟事關“智商”,屬于尊嚴問題。

如果你也正受此煎熬,今天起,你可以釋懷了。

人類思維的特性決定了,在“學習”(無論狹義還是廣義)這件事上,退步與進步,正是金幣的正反面,它們總是一同交付,如影隨形——退步發生的頻率跟進步一樣稀松平常。

下面,李少加將由淺至深,依次從認知層面、心理層面、信念層面、精神層面為各位解讀,「退步」是怎么發生的,以及,我們該如何與「退步旋渦」斗智斗勇。(信念層面已在專題自毀簡史中詳細剖析,點擊劃線鏈接回顧)

二、黎明前的黑暗,進步前必經的退步

大方無隅,大器晚成。 ——《道德經》

一位「暗智能」學員曾向我詢問,他近期密集學了不少專業知識,確認自己的專業見識增長不少。

但有件事卻讓他倍感恐慌:他跟同事辯論工作,對答不再如流,反應變慢,對很多結論也不再確定。

如果你也遇上這種情況,別慌。這是知識增長過程中一個再正常不過的現象。

與學生時代的考試不同,對于考題,你懂得相關知識,就能“答對”,不懂,就會丟分。在“考試”模型中,你懂得越多,意味著答對題目的概率越大。(考題是人為杜撰的理想題目,屬“封閉知識”,有“正確”、“錯誤”之分)

但現實世界是一個“開放”模型,問題開放,答案開放。

現實模型中,隨著見識(知識素材)增加,可供思維分析的原材料變多,必然增加了“大腦運算”的復雜度,這就是為什么反應變慢。

其次,見識增多,意味著你能洞察出“好答案”的弊端,但怎么修復弊端,或提出一個更優質的答案,你尚無法內化全新知識,自然無法提出“更好的答案”,于是就產生“對很多結論不確定”的感覺。

為方便大家更直觀理解知識、能力的關系,我畫了一個大腦的認知模型圖,注意,下圖是一個立方圓球體,不是球形。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球體的表面積代表我們的知識,即積累的一切廣義知識。

那么,是否球體的體積代表我們的能力?

不是。

我們的能力(即內化的知識),僅僅是球殼的體積,球殼內部廣大的空心區域代表著我們的無知區域;

但這個無知,我稱為“小寫的無知”,即我們能夠意識到的無知。

不難理解,我們學的越多,即球體的表面積越大,體積也越大,意味著我們能夠意識到的無知也變得更大了。

而無知的增長速度總是大于已知。(球體體積除以表面積的比值是三分之一R。)

這正是那句老話:懂的越多的人,越感到自己無知。

球體外部那無限大的區域,屬于“大寫的無知”,即我們連想象都想象不到的無知。

這個模型極具啟發,它優雅解釋了,當我們學習時,體驗到的退步是怎么回事:

你知識的增加,意味著“小寫的無知”也在增加,而你的能力(內化的知識)暫時還無法覆蓋住這新增的區域,它勢必與你相關聯的能力(以前內化)產生沖突、紊亂。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正是新知識與舊有知識的“無知真空”撕裂產生的紊亂,讓你體驗“退步”的感覺。

自然總是不經意間泄露真相,如果你用心觀察生活,會發現這才更貼合現實邏輯:

  • 如果你想跳得很高,那么首先你得先蹲的很低。

  • 你想擊出一記重拳,那你得先后退一步。

簡而言之,為了進步,你得先容忍退步。

頗為反諷的是,時下各類成功學暢銷作家、知識大V,發羊瘋癲般慫恿人們追求「進步」,對于「必要的退步」卻鮮少(我沒見有人)提及,長此受此浸染,會把讀者的思想改造成什么樣?

如果我們一直緊盯「進步」反饋,對短暫的「退步」零容忍,意味著我們永遠無法取得「實質進步」。

那么,我們該如何消解退步的陰暗面?

思路既困難又簡單——首先,明白此中原理(剛已充分解釋),接納自己的認知困惑、倒退狀態,保持平常心,給自己一點時間。

其次,就像我反反復復叮囑「暗智能」學員說的那樣,學習最忌貪多貪快,而是要「自然」、要「慢」,嘗試在新舊知識間進行聯結、踐行,靜待知識技能的內化。(“慢”學還有一個好處,它能沉淀知識,使新舊知識之間形成堅韌的聯結網絡,降低遺忘率,能有效規避“用進廢退”效應,不至于“邊學邊忘”。)

上述僅是認知層面的「退步」,下面我們再看看心理層面。

三、心理視覺:重歸無知

“檢驗一流智力的標準,就是看你能否在大腦中同時存在兩種相反的想法,還維持正常行事的能力?!?nbsp;——菲茨杰拉德

在某一領域深造學習,更具門檻,或者說,更具“市場價值”的「進步」,往往體現在對該領域認知的深度(精細及復雜)。

但是,當我們嘗試在深度方面取得實質「進步」前,必然會面臨一個“知識回溯的悖論”,即,我們需重新用陌生的視覺看回熟悉的事物。

這話不好理解,我們看看下圖就明白了。下圖,你看到了什么?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你能把它看成畫在平面上的一系列“-”的集合么?

是否比想象的難?

我們很難擺脫熟悉的“正方體”概念對我們“心理視覺”的影響。

在知道很多的情況下,又要保持一種知道很少的“視覺”,這比我們預想的困難的多。

系統學家考夫曼曾對這一現象做出精確解釋,“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取決于我們的神經系統和語言的交互作用(知識),這兩者都是過濾器,影響著我們能看到的事物……”

我們“心理視覺”受自身知識重塑的特點,決定了「退步」與「進步」是交融一起的關系。

就像我們呼吸空氣,你不能只要求吸進氧氣,而把氮氣拒之門外。

不難想象,我們每掌握一種新概念,像上述立方體,意味著我們要在思維中重新“肢解”它,把它看成“平面的線段”變得更困難了。(這也被稱為“知識的詛咒”,即人類很難假想“不懂得某知識”的人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樣子。)

當我們要將自身的專業水平更進一步時,將“熟悉的事物陌生化”卻必不可少,這個過程,「退步」隨時會發生。

下面,我以「寫作」為例說明下,當我們要突破寫作瓶頸時,面對的挑戰究竟有多大。

無論你的工作是什么,寫作都是我們必須掌握的基礎技能,寫作水平高低,是體現你專業的門面,對職業發展影響深遠。

大體上,一個人的寫作水平會經歷三個明顯的大階段:

(以下分級只是我的淺薄理解,與專業、正式的文學毫無關系)

階段一:將想法翻譯成符號語言。

在此階段,寫作在“心理視覺”中是一個“畫板”,想到什么就在上面畫出來。

多數職場人的寫作水平停留在此(當然有些人畫的好,有些人畫的差,同一階段的水平差異仍很大)。

此階段的寫作水平,用于工作溝通、寫郵件、“表彰功績”等,完全夠用。但如果你能將該水平提升至下一個階段,就容易脫穎而出。

階段二:將想法編織成俘獲讀者的“故事”

此階段,寫作在你的心理視覺中是一個“商品”。你與其說在寫作,不如說在制造一個誘人的商品。

但是,從階段一向階段二突破的過程,你就會深刻體驗到“回溯”困難:

一方面,你思維聚焦于呈現自身想法(即階段一的“畫板”),另一方面,你又要站在“讀者視角”去迎合對方想法(編故事),這兩者是沖突的。

頗為反直覺的是,你先前的“畫”畫的越好,你從階段一向階段二突破(編故事)的難度也就越大。這正是“心理視覺”的負面影響。

因此,當嘗試突破階段一時,會深刻體驗到「退步」的感覺,比如,行文不如之前流暢、情感不那么真實。

同理,當我們想將階段二提升到階段三時,會感受到更強烈的「退步」陣痛。我目前就正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這個階段。

「退步」原理同上,不復贅述。

階段三:將思想雕刻成耐人尋味的藝術品,追尋某種“不朽”的成分,超越時間的價值。

或許你會說,那我安于現狀,不奢求自我突破,不就能避免「退步」風險了?

但我們別忘了,現實中,我們經?;崳摶庵邢暗么砦蟮母拍疃蛔災?,這些“錯誤的知識”同樣會影響心理視覺。

比如,各類保健品的“神奇”功效,早已被證實同一般食物并無多大區別,但多少年來,仍被許多人奉為圭皋,不惜花大錢“進補”。

是這些人蠢么?并非如此,更多的是受學習新知識(無論好壞)之后的“心理視覺”影響,監測、糾錯這類「退步」變得更難了。

又比如,一般人很難理解愛因斯坦相對論,原因同樣在于,我們很難拋棄“時間不存在”這種根深蒂固的心理視覺。

如何盡量擺脫知識帶來的“心理視覺”負面影響?

兩個建議:

1.柔化思維

摒棄非黑即白、非對即錯的僵化思維,盡管這比看上去的更難,但我們只需記住一點,就能讓你有效“柔化”你的思維:

就連目前最好的科學知識都只是“待證偽的理論”,何況一般的經驗知識。

順帶一提,近年很多人急功近利學習“批判性思維”,精髓沒學著,反倒養成了凡事挑刺的毛病,結果把自身思維塑造的很“僵”,對與自身認知不同的“異見”,假借批判之名,行自閉視聽之實。

2.不要放棄你的想象力

記住,任何事物都可能做出任何解讀。我們解讀事物的多元化取決于你的原素材——體驗。

保持對生活、對藝術、對審美、對自然觀察、肆意幻想的熱愛,少宅家里刷手機,多接觸真實世界,這對“保養”思維活性至關重要。

我們談了當知識「進步」時,相伴相生的「退步」是如何在認知層面、心理層面影響我們,最后,我們再聊下更底層,精神層面會如何受影響。

介于心理及精神中間的“信念層面”影響,我在專題“自毀簡史”中已深刻剖析,感興趣的朋友可在「少加點班」回復“自毀簡史”查看。

四、精神狀態:知識的“毒性”

“未來對現在的影響,一如過去對現在的影響?!?nbsp;——尼采

人類文明給“求知”披上了華麗的外衣。但從生命進化立場看,求知的終極目標仍不過是為了更好的適應(改造)環境,理解世界,預測未來。這些目標與我們追求的人文意義并不沖突。

我們對周邊環境預測的時間范圍越大,精準度越高,意味著我們能更好的存活。

我們的祖先在草原里嗅到獅子新鮮出爐的糞便,便需立馬警醒跑路。

現代金融交易員看到廣場舞大媽在討論股價,就知道該拋售了。

這兩者是一個道理——運用知識預測未來,作出調整從中獲利。

然而你在享受知識提供給你的權利時,總免不了承擔知識賦予你的義務——你懂的知識越多,意味著你預測未來的“敏感領域”越多。

換句話說,知識正悄悄把你改造成一種“(面向)未來物種”,讓“活在當下”變得越來越難。

這容易把人變成「異化的人」,或者變成教條主義者。

比如,你看到科學報道:

“常吃腌制食物有可能增加癌癥風險”;

“經常跑步、長時間走路有損膝蓋”;

于是,從此你吃酸菜魚似乎感覺它不再那么好吃了,而你跑步也不再那么歡快了。

但這些知識真有那么大的價值(準確或全面)么?顯然不是。

比如,跑步確實有損膝蓋(負向作用),但它卻沒有提及,跑步鍛煉了膝蓋周邊的肌肉彌補了對膝蓋的負面影響。

前面說了,科學知識也不過是“待證偽的理論”,更何況一般的經驗性知識。

遺憾的是,這些知識(預測)未必準確,但改變你做事的心態倒是妥妥的徹底。

由于知識“預測未來”的屬性,你的知識越多,顧忌的范圍越廣,意味著你越難以“活在當下”。

一個鮮明的對比就是孩童。

眾所周知,人類進入成人期后,基本上很難體驗到“童稚的喜悅”,原因正是因為我們越來越難“活在當下”。

當你努力征服知識高峰時,知識也在悄悄奴役你:

  • 讓人變得焦慮、機械、教條;

  • 讓人變得功利,喜愛評估投入產出比,對凡事貼上淺薄的價值標簽;

  • 讓人偏好短期反饋,將精力投入在舒適區內,久而久之給自己畫了一個封閉的“信息繭房”;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上述知識的“毒性”很難說不是一種「倒退」。

如何消融知識的毒性?我的建議同樣是兩個:

1.活在當下

方法很多,冥想、運動都可以。也歡迎對此有心得的讀者朋友留言分享你的見解。

2.保留隨機性

花點時間看看自己陌生、甚至反感的“大千世界”。

今天的互聯網已經越來越難讓你接觸到有價值的資訊,數據算法替大家編織好了一個巨大的信息繭房,正讓你沉迷其中,榨干你的每一滴“注意力”價值,而我們打破信息繭房的最簡單方法就是給生活保留“隨機性”。

至此,我們可以重新審視下根深蒂固的「學習=進步」信念。

對于成年人,實質進步的確來的不那么容易?!澳惚匭胍恢北寂懿拍芰粼讜亍薄惚匭敫Ρ寂懿拍莧〉瞇┬斫?。

這或許是對實質進步的最佳詮釋。

我們的進步曲線就像金融市場,漲跌跌漲,而每次下跌時的挫敗感,都會讓一批人放棄前行,安于現狀。

努力卻退步,怎么回事?

但人生一場,畢竟不是股市。

我覺得,「奔跑」本身也相當于“賜予”了我們人生一個重大意義,你又何必抗拒。畢竟,一直閑著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

尾聲:一切事物皆雙刃

這陣子網上熱議“量子波動速讀”。

得承認,這事兒也讓我從充滿挫敗感的現實中獲得些許解脫,在群嘲中找到絲絲認知優越感。但很快,就連這點歡樂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恐懼。

我們真的活在21世紀么?

要知道,這些翻書的孩子(家長),他們所代表的人類愚昧,既可以被搬上銀幕讓人歡樂,它也能被賜予利劍與槍炮,干出各種匪夷所思的勾當,而后者更多的在歷史中反復上演。

兩三千年前,人類中最博學的人,放在今天可能連小學生的常識都不如;

但是,今天,人類中最博學的人,其智慧與兩三千年前的賢者并沒多大進步。

有沒想過為什么?

知識有余,智慧不足。這是人類千百年來的通病。

今天,全世界的人類仍繼續將之發揚光大,當下社會對知識的狂熱,與對賺錢的瘋魔沒什么兩樣,與這兩個主題相關的書籍占了書市的半壁江山。

哪怕是嚴謹學術書籍,你隨意翻開一本教育理論、心理學、認知神經科學的著作,鮮少討論有關「退步」的主題,哪怕一筆帶過提到的都極少。(僅歷史學、哲學會討論到文化倒退的問題。)

這個議題已被忽視了上千年。

人們忘了,世間根本不存在一個只有純粹的好處而沒有壞處的事物。

水是生命之源,喝水的好處眾所周知,但哪怕是生命之源,喝過多也會水中毒。

你不能想要追求光明,又不愿看到影子。

求知同樣如此。

當你想要向前邁進一步時,請為退步保留必要的空間。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