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锜 / 待分類 / 人類文化演化的飛躍

0 0

   

人類文化演化的飛躍

原創
2019-06-17  葉曉锜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一

        人類是繼生物演化基礎上的文化演化的成果。

人類文化演化的源頭是符號指稱標識的出現。

符號指稱標識起源于人種動物用喉嚨里發出的聲音指稱各種經驗對象,使經驗對象獲得抽象的名稱指稱和定義指稱的抽象構造,由此生成人類的語言,人類的概念認知、創造智能和自我意識,使生物性的人種動物轉變為了文化性的人類。

德國學者恩斯特·卡西爾以符號為人類文化的源頭,他的見解是深刻的。正是符號指稱標識的制作和使用,使人種動物喉嚨里發出的生物性叫喚轉化為具有指稱意義的聲符,進而通過聲符的組合生成口語,以及可記錄的文字語言,使人類獲得了語言能力。

人類的頭腦用語言進行指稱,賦予對象名稱和定義的指稱規定,生成事物的概念和概念認知,進而通過概念抽象之抽象的建構,生成非自然之物的概念虛構,并把種種概念虛構反饋于經驗實證的制作和求取,使人類意識活動從自然之物的利用走向概念之物的創造。即工具,藝術、建筑、農耕、工業、科技、社會等等的概念之物創造,以及神話、祭祀、宗教、信仰、哲學、道德、觀念、思想、文學、娛樂等等的精神建構。

人類的精神建構和概念之物創造總體地,造就了人類文化世界的誕生和發展。而這一切,追根尋源無疑是以符號的制作和使用為開端的。

以符號為源頭的文化演化,其突出的意義是,它使人種動物獲得了語言、認知、智能和自我意識,從自然世界的人種動物轉變為了文化世界的人類。

人類的第一次文化演化的飛躍是以符號指稱標識的抽象構造,造就了人類的“認知革命”。這樣的文化演化在地球上大體已經歷了數十或二百萬年的時間。這樣的數十或二百萬年的文化演化看似歷史悠久,但和數十億年的生物性演化歷史相比,則是一個短暫的過程。今天,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以電子智能技術為支撐,人類正在掀起“智能革命”為標志的第二次文化演化的飛躍,這將是一個更為快速的加速過程。

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一次飛躍通過符號指稱,使得人類的意識獲得了概念方式的加入,生成了身體方式感知和概念方式認識聯結的意識結構,獲得了人類特有的概念認知、創造智能和自我意識。概念方式的“認知革命”發生,使人類的頭腦在概念方式的加入和制導中,從石器時代到青銅器時代到鐵器時代,從手工時代到機械時代到工業革命,從經驗制作到科技發明,創造了人類文化生活的高度發展。

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二次飛躍則將以“智能革命”為標志,以更快的加速驅動肉體型的生命、意識和智能向電子型的生命、意識和智能。也許從現在起,只需數百年的時間,人類就將在電子智能的制作和創造中,接過自然的“上帝之手”,用自己“上帝之手”,把生命和意識引入電子智能,造就超越人類智能的機器人,使人類未來的生存和命運發生更為重大的變化,即在肉體型生命意識和電子型生命意識的聯結和融合中,從短暫有限的肉體身軀中解放出來,獲得長久生存的電子之軀,并擁有卓越的識別系統、信息系統、運動系統、記憶系統和中樞處理系統,造就真正的超人,使人類未來的生存和發展從地球的束縛中解放出來,走向無限廣闊的宇宙開拓。

生命和意識的定義將在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二次飛躍中發生歷史的改變。

對人類文化演化的揭示和思考,是當代主體論哲學和理論科學的重大課題。面對茫茫宇宙和無限未來,面對人類文化演化的又一次飛躍來臨,人類的心靈需要獲取新的哲學領悟。

在許多歷史文獻中,學者們討論了人類和動物的區別。如,人類有語言,有認識,有思想,人類有創造智能,有自我意識等等。

當然也有學者對此異議,認為動物也有語言,也有簡單的工具制作能力,也有自我辨知的能力等等。之所以這樣在于,這些學者并不懂得語言的本質,他們把具有指稱意義的語言同動物的生物性指向叫喚混淆在了一起,把生物方式的自體安危感知同概念方式的自我意識混同在了一起,把自然之物的利用和概念之物的創造混為了一談。

人類和動物有重大區別,我們從來沒有發現動物能夠賦予自身和自然之物各種名稱和定義規定的抽象構造而生成概念認知;能夠使用語言談論,使用文字進行書寫,拿起筆來進行繪畫和計算;能夠制作哪怕是最簡單的專用工具和機械;能夠進行科學技術的實驗,等等。

在地球生物發展史上,有獨創說和進化論的長期爭論。獨創說認為地球上的各種生物,包括人類都是由某種超自然的力量一下子創造出來的,至于它們是怎樣被獨立地創造出來的,有各種神話之說,上帝創造之說,以及宇宙更高智慧賦予之說,等等。然而,所有這些之說除了故事和信仰外,是沒有任何抽象和經驗統一的實證的。

達爾文進化論的出現,以許多學者和自己的大量實證考察,以及地質學、地理學和生物學的種種發現,在不斷深入和擴展的抽象和經驗統一的實證中,揭示了獨創論的謬誤。達爾文從連續輕微變異的自然選擇原理上,闡述了一切生物都處在隱合的自然進化紐帶中,在長期的、連續的、輕微變異和自然選擇中,從簡單到復雜,低級到高級地發生著適應生存的種種形態變化、肢體變化、器官變化和本能的變化,在地球上從古至今造就了層出不窮的生命物種。現代生物學、細胞學對DNA雙螺旋堿基配對的基因奧秘揭示,更從微觀層次上揭示了DNA雙螺旋在分裂、配對合成的不斷復制過程中,因受到外部世界各種影響以及宇宙射線呼嘯而過的碰撞影響,必然發生一定概率的突變和變異,而這正是生物異變和多樣性的根基所在。

薛定諤的《生命是什么?》,在評價達爾文的學說中指出:你恰恰必須用“突變”來代替他的“細微的偶然變易”(正如在量子論中用“量子躍遷來替代“能量的聯系轉移”),如果我是正確地表述了大多數生物學家所期待的觀點,那么,達爾文學說的其他方面是不需要做什么修改的。

生物性進化變異和選擇的自然紐帶告訴我們,生命體的物種形態,它們的形體、器官、肢體、感知和本能是通過自然演化的途徑造就的。例如,用以視覺的眼球,無論是爬行類動物的眼球,鳥類的眼球,哺乳動物類的眼球,靈長類動物的眼球,以及人類的眼球,等等,作為一種高級的、精巧構造的眼球,都是根源于低級生命的感光細胞,經過一系列過渡形態而生成的,由簡單區分明暗的感光細胞群最終演化和發展為能夠生成色彩和形象的高級眼球器官。此外,生命體的眼球最初很可能是在水中傳播光的環境中進化生成的,這樣的淵源性使得生命體的眼球,包括人類的眼球,可以感知的可見光都是可以在水中傳播的光線,而那些不可見的光線,如紅外線等則是不能在水中傳播的光線。

人類的視覺器官、發音器官、聽覺器官、嗅覺器官、味覺器官、觸覺器官;人類的呼吸系統、消化系統、血液循環系統、生殖系統;人類的運動肢體,神經系統,大腦中樞;人類對食物、水分、空氣、溫度、壓力、重力等環境的依賴,以及對宇宙射線傷害的庇護,都是同生物性演化,同地球環境息息相關的,這是達爾文生物進化論的根基所在,也是人類不可能由外星智慧或宇宙更高智慧植入的根基所在。

然而,盡管生物演化論能夠很好地說明物種世界是怎樣在變異和自然選擇中生成和進化的,但始終難以勝任回答人類是怎樣從動物世界中走出來的?人類不同于動物的語言能力、認識能力、創造能力是怎樣擁有的?人類的思想、藝術、宗教、信仰和自我意識是怎樣生成的?人類的智能為何能夠從自然之物的利用走向概念之物的創造的?等等。

而要解開和回答這些問題,哲學和科學理論的眼光就必須跨出生物演化的物種學說,以文化演化的勘察,把人類的歷史由來和未來走向放置于文化演化的視野中加以勘察,由此創立人類文化演化的基礎理論。

人類文化演化的源頭在哪里?人類是怎樣從生物性演化躍遷到文化性演化的呢?

人類和動物的最大不同是,人類能夠用聲音和圖形的符號標識,指稱對象,賦予對象名稱和定義規定的抽象構造,用這樣的方式把經驗對象的感知轉換為事物概念的認識,進而通過概念抽象之抽象的概念虛構,這樣的概念虛構,一方面,生成人類的精神活動和精神世界;另一方面,反饋經驗實證的制作和求取,驅動人類的意識行為從生物世界的自然之物利用走向人類世界的概念之物創造。精神建構和概念之物創造這兩者,恰恰是動物世界所無以達到和做到的。

人類是如何獲得符號指稱標識的概念抽象構造能力的呢?

首先,聲符起始于喉嚨里發出的聲音。這里立刻發生了一個問題,人類的喉嚨能夠發出聲音,許許多多動物的喉嚨也能夠發生聲音,為什么人類喉嚨發出的聲音能夠成為聲符,動物喉嚨里發出的聲音只是叫喚而不是聲符呢?進一步的問題是聲符和叫喚的本質區別又在哪里呢?

恩斯特·卡西爾在所著的《人論》中認為,聲符和叫喚是有本質不同的,聲符是指稱的,叫喚是信號的。信號和指稱屬于兩個不同的論域,信號是物理世界之一部分;指稱則是意義世界之一部分。

我的見解是:動物喉嚨發出的聲音,如警示的叫喚,呼喚的叫喚,情感的叫喚,等等,是主體發出的信號,但信號的特點是它是指向的,而不是指稱的。如,當一只負責警戒的貓鼬向其同伴發出警示性的叫喚時,這樣的叫喚發出了對敵害降臨的指向信號,這樣的指向信號并不能告訴同伴,它所發現的是一個叫什么名稱和是什么敵害的指稱構造的。

人類喉嚨里發出的聲音,也有和動物一樣的生物性本能的叫喚,如,發怒時的狂暴叫喊,遇到驚嚇時的尖叫,痛苦發出的呻吟,愉悅發出的歡快聲,勞動激發的號子等,然更多的是用來指稱所經驗到的對象,賦予它們名稱和定義的抽象規定,并由此生成一種被稱之為語言的符號系統。由聲符發展而來的人類語言和動物世界的叫喚的本質區別是,語言具有指稱和抽象的功能,叫喚則不具有指稱和抽象的功能。

符號的特質是指稱和抽象。第一,它用于對象的指稱;第二,它生成了一種名稱和定義規定的抽象構造。那么,人類喉嚨里發出的聲音是怎樣由叫喚走向指稱,成為一種具有指稱功能的符號系統的呢?對此,恩斯特·卡西爾認為:人類意識結構中有一種自然的符號系統,也就是說,人類的心靈具有一種先驗的符號能力。恩斯特·卡西爾的這個見解是缺乏深入的哲學洞察的,他沒有能夠從先驗和經驗統一的哲學高度,看清一切先驗的主體機制都是經驗歷史的鑄就。無論動物的生物性本能的先驗機制,還是人類的文化性本能的先驗機制,都是在經驗歷史的進程中鑄就的。就傳承和當下而言,這樣的本能是一種天生的先驗機制;就生成和由來而言,則是一種的經驗歷史的鑄就。我們需要從先驗機制和經驗鑄就統一的哲學高度,把握先驗和經驗的互為關系。此外,先驗和經驗在意識運動中是同時的和不可分離的,是沒有先后之分的。

語言是一種具有指稱功能的符號系統。美國學者研究認為,語言起源于遠古時期人種動物群體狩獵、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是狩獵、采集分享時代的歷史產物。在數十萬年或數百萬年前的遠古時代,當人類的遠祖進入群體狩獵、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時代,這樣的群體狩獵、采集和食物分享的生活圖景,實際地產生了一種食物分享的指稱需要。指稱的最為簡便的方法就是用人人都有的、隨身攜帶的、隨時可用的,都能聽見的喉嚨里發出的聲音,指稱食物分享的對象。

在這樣的過程中,人種動物喉嚨里發出的生物性叫喚逐漸在時間的習俗中嬗變為了具有指稱意義的聲符,并因聲符指稱使用,緩慢地、細微地、持久地推動了喉嚨發音器官和口腔協調配合的文化演化,從而能夠發出更多音節分明的聲符,以及更多聲符的組合發音。并由更多聲符組合的產生生成了人類的口語,即部落口語。

近現代以來無數探險家、人類學家和語言學家在世界各地原始部落的考察見聞和報告中,詳實地描述了叢林生活中的各種部落口語,這些部落口語的發音盡管有區域性和部落性的各自不同,但都有著他們關于叢林生活的各種對象和事件的指稱意義,并由此生成原始部落對叢林生活的記憶、觀念和思想。

語言起源于聲符,聲符來自于狩獵、采集時代的食物分享指稱需要,并由這樣的需要進一步發展到食物分享之外的一切對象的指稱。這樣的歷史過程使得人類祖先喉嚨里發出的聲音走向了聲符和口語,由此發展出了一種以聲符為標識,具有指稱意義的語言符號系統。語言符號系統的出現使得人種動物的心靈發生了重大的改變,成為了有語言的人類心靈。

隨著聲符指稱的出現,另外的指稱方式即圖符指稱(包括圖畫、字符、物象指稱)也跟著出現和發展了起來,即用圖符方式指稱對象。從旅行者、考古學家和地理學家們對世界各地遺存的遠古巖石和洞穴中的壁畫,以及雕塑、裝飾、權杖、座位、祭祀等物象的發現中,我們看到它們都是具有指稱意義的。

聲符和圖符在語言使用的歷史進程中,隨著人類社會由部落向部落聯盟,以及向國家行政的發展,產生了一種聲符和字符配置的,具有確定性傳遞需要和可記錄的文字語言。在世界三大古文明流域的考古資料中,我們看到早期文字都是象形文字,表明了字符是從圖形中脫胎出來的,文字產生于圖形對語言的配制??杉鍬嫉奈淖鐘镅緣某魷?,是人類文化和人類文明的一個時代標志,它使得人類的語言,在聲符走向口語的歷史進程中又發生了一次重大的飛躍,即由口語跨越到了可記錄的文字語言。文字語言的出現使人類擁有了用文字語言來書寫、記錄、傳遞,規范和保存的功能,并通過文字語言的語詞、語句和語篇的運用,生成更為豐富的對象和事件的記載,各種文字題材的創作,以及各種觀念、思想、理論、信仰、知識和技術的記載。

可以大略地說,人類獲得和擁有語言能力,起源于狩獵采集這個遠古時代的群體食物分享的生活方式,以及氏族、部落、部落聯盟、國家政府的社會歷史進程,這樣的生活方式和歷史進程經驗地、實際地產生了以符號指稱標識為標志的人類概念意識,把人種動物帶進了符號文化的人類世界。

    符號指稱并不是人類意識結構中的一種先驗能力,恰恰相反,符號指稱起源于遠古狩獵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符號指稱的出現,使得人類的意識活動發生了一種新的構造,即在直觀的身體感知基礎上,發展出了一種抽象的概念認知。

符號指稱的出現,使得凡物都有叫什么和是什么的名稱規定和定義規定,使得身體方式知覺系統所感知到的個別的具體的對象,在我們的頭腦中一一地獲得了由符號指稱標識的抽象概念構造。一方面,在人類的頭腦中生成了動物大腦中從未有過的事物概念和概念認知;另一方面,使得人類頭腦發生了各種抽象之抽象的概念建構,在頭腦中生成種種精神的建構和自然世界所沒有的概念虛構。

概念的生成、涌現和抽象之抽象的概念建構,使得人類頭腦中不僅有著一個身體意識方式建構的直觀感知世界,更有了一個概念意識方式建構的抽象認知世界。這樣的身體意識方式的直觀感知世界和概念意識方式的抽象認知世界共同交互聯結地影響著、決定著人類的意識活動和意識行為。

其次,使人類的身體方式發生了文化性的改變。

如,人類大腦發生了文化性的改變,擁有了符號指稱標識的概念能動和語言管理功能。誠如美國學者克里斯托弗·威爾斯所說:“加速我們腦子生長的力量似乎是一種新的刺激物:語言、符號、集體的記憶等等所有文化的元素?!狽諾謀曄?,指稱和對象的聯結,名稱和定義的抽象構造,是人類大腦的獨有和動物大腦的根本區分,這樣的根本區分并不是大腦的自然屬性,而是大腦的文化演化獲得,并在經驗歷史鑄就中,成為了人類大腦的一種文化承續的本能激發機制。

喉嚨發音器官和耳朵聽覺器官的文化性發展。美國學者理查· 利基指出:人類的喉嚨能夠發出范圍廣泛的聲音,這是因為喉在喉嚨里的位置較低,因而造就了一個大的音室,咽部在聲帶之上。人類的嬰兒出生時像典型的哺乳動物一樣,喉位于喉嚨的高處,能同時呼吸和飲水,這是給他們喂奶時必須的。大約18個月以后,嬰兒的喉開始向喉嚨的下部位移,在小孩長到大約18歲時候,喉到達成年人的位置。為何如此?利基沒有說。邏輯推導,這樣的生理發展必然和人類語言使用的歷史相關,是一種文化演化的歷史鑄就。同時,人類的聽覺器官,則在長期的文化演化的適應中,能夠分辨出更多的細微音節,以及各種組合發音。

造就了運動肢體的文化性發展。隨著工具、用具等概念之物創造的制作,人類的前肢在持續不斷的文化演化中,由前肢轉變為了精巧的、適合工具制作和用具制作“手”,在長期的概念之物創造的制作和使用中,人類的大拇指同其他四個手指形成了一種對合的、運用自如的結構,成為了概念之物創造的有力工具。

等等,等等。

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一次飛躍。

文化演化是人類繼生物演化的重大飛躍,這個飛躍使得人類從自然狀態的動物世界中走了出來,進入了文化建構的人類世界。這是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一次飛躍。人類文化演化第一次飛躍的成果是:

1、符號指稱的使用。

符號指稱的使用,使人類獲得了符號指稱生成的語言、圖畫、文字、數字等能力。

有了語言,人類的意識活動,通過語言這個符號指稱系統,對各種經驗對象進行名稱規定和定義規定的概念抽象構造,生成人類的概念認知和概念建構;通過語言這個符號指稱系統,進行思想,以及群體的交流、約定和規范,形成共同的紐帶。離開了語言的符號指稱系統,我們的頭腦就會回到動物時代,和動物一樣只有身體方式的感知,沒有概念方式的認知,更談不上生成概念方式的觀念、思想、知識和自我意識,以及信仰的、宗教的、哲學的思考。

有了圖畫,人類的意識活動通過圖符的制作,生成了圖形制作和使用的能力,把各種經驗對象以圖形指稱的抽象方式描繪出來。在人類圖畫史上,我們看到了遠古巖壁上涂畫的動物形象和狩獵場面;看到了清明上河圖畫卷上的人類歷史曾經的生活圖景;看到了山川、地貌、鄉鎮、城市分布和道路交通的地圖;看到了各種工具、機械、建筑、工程的設計圖紙;看到了上帝創世、天堂地獄、神話傳說、科幻世界的各種想象的、藝術的畫作,等等。所有這些使得人類的心靈獲得了一種圖形抽象的想象能力、設計能力和虛構能力。

有了文字,人類通過文字符號指稱系統,實現了語言從聲符到口語進而到可記錄的文字語言的上升,并由此獲得了語詞、語句和語篇的概念能力、書寫能力、表達能力、記載能力、構思能力、理論能力,同時也使語言的使用得到行政文字的規范和統一。文字書寫和記載的出現,使得人類大腦的記憶存儲獲得了一種外部的記載媒介,使各種對象和事件在文字印刷中得到了廣泛的傳播、記載和傳承。

有了數字,人類頭腦通過數字符號的指稱獲得了一種量的計算和推導能力。數學的本質是一種由數字符號、運算符號和公式符號構成的概念構造。數學符號系統的運用使得人類能夠以數理邏輯的必然,創立了四則運算、幾何運算、代數運算,微積分運算等等的數學門類,成為了人類認知和創造的強大工具。數學符號系統和語言符號系統、圖畫符號系統、文字符號系統一樣,都是從實際需要的指稱構造的經驗歷史中創立的。

2、認識的獲得。

什么是認識,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實際上至今沒有被透徹說明。在學術研究中,簡單的東西恰恰是最難透徹說明的。原因在于越是簡單的東西越是被人們理解為是當然的和自明的,是不需要它們的進一步的原理揭示的。

然而,認識的原理并不是無需深入探討和揭示的。中國的哲學自理學和心學以來,討論的主要是如何獲得客觀本來反映的認識,卻始終沒有深入到認識是一種怎樣的主體方式制作,這樣的主體方式制作是怎樣生成的原理探究。

在西方,康德的學說提出了認識是心靈方式對經驗對象的制作,揭示了認識的本質所在和界限所在。盡管康德沒有能夠更為深入地揭示認識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實在主體方式制作,但康德的重大貢獻則在于他提出了認識的主體方式的探討,認識的本質和界限的探討,創立了近代認識論,推動了哲學從外在的本體論走向了內在的認識論。

人類認識的主體方式是生命意識方式演化的歷史產物,人類認識的主體方式是身體方式感知和概念方式認知聯結的意識結構,是一種概念方式的生成。探究人類認識的主體方式:

首先,是運用符號的標識,實現指稱和對象的聯結。

其次,是賦予對象的名稱和定義的抽象構造。

再次,生成了事物的概念和概念認知。

概念方式的認知出現,是人類文化進化的極為重要的成果。它使人類心靈進入了認知革命。

3、概念的能動。

概念的能動,一方面,它生成了抽象之抽象的概念建構,通過概念統攝、概念組合、概念進階、概念判斷、概念虛構的抽象之抽象運作,在人類的頭腦中綻出種種精神的建構和概念的虛構;另一方面,它將種種概念的虛構,反饋于經驗實證的制作和求取,生成人類特有的概念之物創造。

4、概念之物的創造。

在自然狀態的生物性演化中,動物的最高智能是自然之物的利用。例如,鳥類會利用枝葉和枯草搭建鳥窩,河貍會利用樹枝和泥土筑建洞穴;猴子利用石塊砸碎堅果;猩猩會利用樹枝鉤食螞蟻等等。

人類智能和動物智能的不同是,在符號指稱的文化演化中,人類的頭腦發展出了一種日益強大的概念虛構能力,如工具,機械、建筑、農業、工業、科技,以及神話、祭祀、藝術、信仰、宗教、社會等等的概念虛構。進而把頭腦中的各種概念虛構反饋于經驗實證的求取和制作,生成概念之物創造的人類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概念之物和自然之物的區分是,自然之物是自然形態的生成,概念之物則概念能動的創造。

概念之物的創造在人類文化進化中,經過采集時代,農業時代、工業時代,以及當今的科技時代的發展,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照明、電器、塑料、汽車、巨輪、飛機、鐵路、高速公路、大廈、電腦、互聯網、光纖、激光、移動通訊、機器人、太空艙、人工智能等等的概念之物的制作和創造,使得人類的生存和發展越來越遠離了自然世界的蒙昧狀態,走向了愈益高級豐富的概念之物創造和享用的文明世界。

就人類的感知和認知而言,具有重要開拓意義的是,概念之物的創造,使得人類的感知和認知從自然之物的感知和認知,擴展向了概念之物的感知和認知。如,飛機的概念之物創造,給人類帶來了空氣動力學的感知和認知;哈勃望遠鏡的概念之物創造給人類帶來了宇宙遙遠星系構造的感知和認知;互聯網的概念之物創造,給人類帶來了互聯網+和大數據的感知和認知,等等,等等,這些概念之物的感知和認知一方面它是自然之物無以帶來的,另一方面它使人類對自然世界有了更為廣闊和深入的感知和認知。

5、自我意識的出現。

以符號指稱為開端的認知文化的出現,使人類的心靈獲得了一種概念方式的自我意識。

何謂自我意識?這是一個被西方學者們搞得非?;炻液蛻衩氐奈侍?。

自我意識在本質上是一種概念方式的自我認知和自我建構,是建立在以人的自身為對象的符號指稱標識上的。當人類的大腦以自身為對象,賦予符號指稱標識的名稱和定義的抽象構造時,這樣的以自身為對象的名稱和定義的抽象構造,就在人類的大腦中生成了一種概念方式的自我認知和自我意識。

不少學者往往把概念方式的自我意識同身體方式的本能感知混同了起來,認為動物也有自我意識。你去抓一個螞蟻或小雞,螞蟻和小雞都會逃跑,它們的身體方式的知覺系統會本能地以安危感知你在抓它,這里顯現的是身體方式感知判斷的本能機制,而不是概念方式認知的自我意識。其最簡明的道理是,任何一個動物都不會以符號指稱標識的抽象構造告訴大家,它叫什么,它是什么。一些學者竭力通過強制訓練使猩猩獲得了一定的“鏡像認知”,由此認為動物也具有自我意識能力等等??墑欽廡┭д咄橇耍?/p>

第一,在自然狀態下的猩猩是沒有“鏡像認知”的,這種“鏡像認知”是在強制訓練中造成的,對猩猩的自然生活狀態來說這樣的“鏡像認知”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猩猩并不會由此學會用符號標識的指稱,賦予自身叫什么和是什么的抽象構造的,告訴我們,它叫猩猩,是人形動物;告訴我們,它的食物,它的欲望,它的觀點,它的理想等等的自我意識的精神建構和物質求取的。

第二,在家養動物中,為家養寵物取一個專用名字是人們的通例。在人類文化環境的馴養中,你只要用這個專用名字叫喚它,它的感知判斷意識就會本能地作出知道是在叫喚它的反應。這樣的反應是不是自我意識呢?顯然不是,這里所建立的只是一種呼喚的信號聯系。對寵物來說這樣的專用名字呼喚只是一種經訓練聯結的指向信號,并不會由此使得家養寵物以此自稱,生成人類那樣的自我意識。

自我意識是人類文化演化的成果,是一種概念方式的認知建構,。只有把握了這樣的基礎原理,我們才能分清概念方式的自我意識和生物方式的本能意識的本質不同,從種種迷惑中走出來。

符號指稱,概念意識,概念認知,概念虛構,概念反饋,概念之物,創造智能,自我意識,是人類文化演化第一次飛躍的重要成果,這個飛躍成果,為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二次飛躍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二次飛躍。

人類的概念智能并不是隨意的和毫無章法的,而是有它的邏輯機制的。這個邏輯機制就是概念邏輯,它包括:

1、概念生成的邏輯機制。

2、概念能動的邏輯機制。

3、概念反饋的邏輯機制。

概念生成、概念能動和概念反饋的邏輯機制,造就了人類文化演化第一次飛躍的“認知革命”,對于人類走出動物世界,進入文化世界具有無比重要的意義。

人類的認知、智能和自我意識在本質上內涵著概念邏輯的驅動,只有深入地揭示和搞清概念邏輯,我們才能求得人類認識和人類智能的原理。為什么要強調這一點呢?關鍵在于,當今時代,隨著計算機電子智能技術的出現和發展,人類的文化演化已經站立在了第二次飛躍的平臺上了。

電子計算機的本質是邏輯。美國學者馬丁·戴維斯在《邏輯的引擎》中指出,“當前,正當計算機技術以驚人的速度前進時,正當我們羨慕工程師們令人矚目的成就時,我們很容易忘記那些邏輯學家,正是他們的思想使得這一切成為可能”。從萊布尼茨的通用語言之夢到布爾把邏輯變成代數,康托爾的集合對應運算,到圖靈通用計算機的構想,以及以電子技術為支撐的通用計算機的制造成功,以及個人電腦、系統軟件,應用軟件,識別技術,控制技術等等的發展,使得人類的智慧終于在邏輯引擎的驅動中從計算之路走向了智能之路。

當代計算機智能技術的發展,就智能而言還處在刺激感應的水平上。工廠流水線上的機器人,如,汽車生產線上的焊接機器人,倉儲物流中的搬運機器人,等等,都是以各種專項程序邏輯的驅動來操控的,它們是沒有自主的意識和思想的?;鞴返某魷?,進步到了運動肢體協調的專項邏輯控制,但仍然是沒有自主的意識和思想的。谷歌智能AlphaGo機器人在人機大戰中戰勝圍棋大師,使得人們恐慌于機器智能正在超越人類的智能。然而只要稍微深入思考就會知道,這種機器智能既缺乏生存求取的自主選擇,又缺乏概念邏輯的驅動,只是計算機憑借強大的電子運算速度,已有海量棋譜儲存和專項篩選,以及專項學習邏輯來戰勝一個又一個圍棋大師的,對于AlphaGo來說,仍是沒有它的自主意識和思想的。

當前,電子智能技術的應用和發展在世界范圍的短板有兩塊:一是缺乏自主選擇感知的意識機理;另一塊是缺乏概念邏輯的原理機制,因此一直無以開啟人類的智能。只有透徹地搞清意識的機理和概念邏輯的原理機制,將兩者轉化為計算機的硬件配置和程序布局,電子智能技術才能由人工智能走向人類智能。

二千多年前,亞里士多德的形式邏輯,為我們提供了人類思維的有效規范的。今天,對概念邏輯的原理機制的哲學思考,必將在一個更高的層次上為具有人類智能的機器人提供邏輯引擎。

意識機理和概念邏輯的破解,必將帶來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二次飛躍。對這個飛躍的預前是:

第一,意識的機理和概念邏輯的原理機制將被逐步揭示,轉變為計算機的硬件配置和程序布局。計算機由此能夠和人類的頭腦一樣,在硬件配置的感知中,通過自主的意識機理和概念邏輯的驅動,生成人類的概念認知、創造智能和自我意識?;蛘咚?,能否通過概念邏輯原理機制的破解和驅動,直接地操控硬件配置的感知識別,繞開肉體生理的感知識別,實現人類的概念認知、創造智能和自我意識。

第二,造就高于人類肉體的感知能力、識別能力、記憶能力和運動能力的硬件裝置。如在機器人的金剛之軀中安裝人類身體方式所沒有的紅外線、超聲波、電磁波和量子信息的硬件配置,超遠視覺、聽覺、嗅覺、通信等等的感知元件,以及可海量記憶和快速調配的存儲元件,液壓、氣壓、電磁等等的運動肢體,在各種環境下快速前進的能力,極端環境下的生存能力和作業能力,等等,等等。

第三,從初級到高級的不斷進取和完善中,首先,制造出服務型的家用機器人,把人類從家務的羈絆中解放出來,為老齡化社會的養老服務提供有效的解決方法,以及制造出能夠和人類進行心靈交流和共同生活的伴侶機器人;進而,制造出能夠實現人類大腦意識和機器人智能鏈接的裝置,如科幻電影《阿凡達》所表現的人類大腦和機器人的智能鏈接,最終,使人類融入電子智能機器人,成為超人。

這樣就有了家用機器人,伴侶機器人,對接機器人,超人的不斷進取的智能革命的歷史進程。

而一旦實現人類大腦和電子智能的鏈接和融入,那么,更進一步的發展必然是,把生命、意識和智能從生物性的肉體桎梏中解放出來,走向非生物性的電子生命、電子意識和電子智能。人類的肉體生命將由此掙脫至多百余年的壽限,走向電子金剛千年仍至萬年的壽限,并使人類從只有一個地球的生存時代跨向擁有無限星球開拓生存的宇宙時代。

人類的命運將由此發生重大的改變和實現第二次文化進化的飛躍。

人類的生物性演化在自然世界經歷了數十億年的漫長時間,人類文化演化的第一次“認知革命”的飛躍的鑄就大體經歷了數十萬年的時間,或者說至多二百萬年的時間。人類的文化演化比自然演化的速率要快得多,特別是自文字出現以來的人類文明演化速度更是大大地加快了,大體只用了近萬年的時間。當代計算機和互聯網技術的迅速發展,將使得人類文化演化的速度進一步加快,可以預期,智能革命”為標志的人類第二次文化演化的飛躍,大約只需數百年時間,或者上千年時間就會達到驚人的水平。

當今時代,人類擁有了文化演化第二次飛躍的遠大使命和人生意義!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