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風云 / 成事在天亦在人:隋末建立新王朝的為何不...

0 0

   

成事在天亦在人:隋末建立新王朝的為何不是瓦崗軍?

2019-06-12  八面楚風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隋煬帝的暴虐無道使得隋朝末年出現了民不聊生的社會局面。在其統治江河日下之際,各地起義風起云涌。一時豪杰并立、遍地烽煙。當時各地出現的眾多反隋力量中,東郡韋城縣(今河南滑縣)人翟讓領導的瓦崗軍力量最為強大,在貧苦百姓的擁護下發展勢頭一時無兩。起義沉重打擊了行將就木的隋王朝,也帶給瓦崗將領以改朝換代的希望。然而歷史最終沒有給他們機會,聲勢浩大的起義以失敗告終,讓人唏噓。 

一、隋末亂世中的群雄逐鹿

重要的歷史人物往往復雜難測,隋煬帝楊廣就是如此。民間藝術作品《太平歌詞》中有一段《秦瓊觀陣》,開場唱詞便是對隋煬帝的評價:“隋煬帝無道行事兇,弒父奪權那個理不公,殺兄屠嫂把倫理喪,妻娘戲妹把綱常二字一旁扔,多少老忠別王駕,辭官下界隱身形?!幣帳踝髕分卸岳啡宋锏鈉蘭劭梢圓糠址從吵銎脹裰詰睦啡現?,但終究難以代表其本來面目。事實上,隋煬帝的所作所為使我們難以將其視作一位昏聵無能的君主,營建東都(洛陽)、開鑿大運河等舉措雖飽受詬病,但無可否認的是,這些工程對于維系王朝統治起到了積極作用,甚至福澤后世。當然,同樣毋庸諱言的是,隋煬帝是一位典型的“暴君”,正是其暴虐無道的行徑將隋王朝推到了土崩瓦解的邊緣境地。

影視劇中的隋煬帝形象

楊廣是隋文帝楊堅的次子,也是隋王朝的第二位皇帝。他利用詭計欺騙文帝夫婦廢掉太子楊勇,在陰謀敗露后,殺父屠兄,成功奪嫡繼位,史稱隋煬帝。古代的謚法規定“好內遠禮曰煬,去禮遠眾曰煬,逆天虐民曰煬,好大殆政曰煬,薄情寡義曰煬,離德荒國曰煬。”仁壽四年(604年),即隋煬帝即位當年,他在發布的詔書中稱“是知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也。民惟國本,本固邦寧,百姓足,孰與不足!今所營構,務從節儉,無令雕墻峻宇復起于當今,欲使卑宮菲食將貽于后世。”然而在其十余年的統治中,卻大興土木,窮奢極欲?!?strong>六軍不息,百役繁興,行者不歸,居者失業。人饑相食,邑落為墟”。使得民怨沸騰,江山飄搖。隋煬帝作為千古暴君的歷史形象也就是從這時開始逐漸形成。

隋煬帝的殘酷統治愈演愈烈,引起了下層民眾的奮起反抗。大業七年(611年),鄒平(今山東)鐵匠王薄率先舉起反隋大旗,自稱“知世郎”(能推算未來的人)。正所謂“亂世英雄起四方,有槍便是草頭王?!奔掏醣∑鷚搴?,各地反隋勢力蜂起,群雄逐鹿。 短短兩年,全國的農民軍發展到百余支,人數數百萬之眾?!按笤蚩韁萘?,稱帝稱王,小則千百為群,攻城剽邑”。平原(山東德州)劉霸道,漳南(河北固城)孫安祖,條縣(河北景縣)高士達等相繼聚眾起兵。經過幾年的互相征伐,全國起義隊伍逐漸整合為三股力量較大的勢力,分別為河南的瓦崗軍,河北的竇建德軍,盤踞江淮地區的杜伏威軍。其中,實力最為強勁的當屬翟讓領導下的瓦崗軍。

二、瓦崗勃興與領導權更迭

隋煬帝大業年間,韋城人(河南滑縣)翟讓為隋朝的東郡法曹。但因為犯罪要被處死。在獄吏黃君漢的幫助下得以逃脫,于是”讓遂亡命于瓦崗為群盜”。大業十二年(616年),翟讓在東郡附近的瓦崗寨(滑縣南)發動起義,許多膽識過人的同郡青年人前往投奔。其中不乏足智多謀如徐世勣,勇猛善戰如單雄信者?!扒Ы鷚椎?,良將難求?!笨俺頗筆苛冀繚頻鈉鷚宥游樵詰勻玫牧斕枷率屏θ找孀炒?,號稱“瓦崗軍”,一時威振天下、風頭無倆。

單雄信劇照

起義同年,遼東襄平人李密在參與楊玄感起義失敗后前往歸附。同楊玄感一樣,李密也是隋朝貴族之后,曾家世顯赫。他自小志向遠大,且勤奮好學,常以濟世安民為己任?!芭=槍沂欏暗牡涔示褪搶醋雜諫倌昀蠲?,說的是有一次李密準備去拜訪友人包愷,騎著一頭黃牛,牛背上蓋著一塊蒲草坐墊,還把一套《漢書》掛在牛角上,一只手捏著牛繩,一只手翻書閱讀。這一幕恰巧被騎馬路過的當朝重臣越國公楊素(楊玄感之父)看見,得知牛背上的李密正沉迷于讀《項羽傳》后,大為贊賞,對他的兒子們說::“吾觀李密識度,汝等不及。”勤勉自勵的李密在隋末已成長為當時難得的有勇有謀之士,他的加入使瓦崗軍如虎添翼。

翟讓聽取李密“直取滎陽,休兵館谷,待士勇馬肥,然后與人爭利”的建議,攻克金堤關,搶掠滎陽等縣城鎮,擴大了瓦崗軍的勢力和影響。此后,在與滎陽太守楊慶和通守張須陀的作戰中大獲全勝,張須陀被斬首,隋軍“晝夜號哭,數日不止”,沉重打擊了隋朝政權?!?strong>明公親率大眾,直掩興洛倉,發粟以賑窮乏,遠近孰不歸附?百萬之眾,一朝可集,先發制人,此機不可失也!”大業十三年(617年)二月,翟讓再次采納李密的建議,命瓦崗軍攻取興洛倉,并開倉濟貧,一路贏得眾多貧苦百姓的擁護。同年四月,瓦崗軍兵臨東都,突襲回洛倉(今河南洛陽東北)。并發布討隋檄文,歷陳隋朝十大罪狀?!?strong>罄南山之竹,書罪未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值得注意的是,在“劫倉濟貧“這次對瓦崗軍勃興起著關鍵作用的軍事行動中,李密始終發揮著重要甚至是核心作用。而作為當時瓦崗軍實際領導者的翟讓以“仆起隴畝之間,望不至此“為由甘居李密之后,領諸軍為后殿。馬克斯·韋伯曾提出,優秀的政治領導者應該具備良好的信念倫理和責任倫理,也就是既要對自己及領導的事業充滿信心,又要勇于對自己作出的決策和行為負責。翟讓在這次行動中的表現顯示缺乏政治領導者應有的自信和果敢,也沒有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后果的勇氣,只是留下一句“得倉之日,當別議之”(也就是說,成功了再商量,失敗了和我沒關系)。那么不難預見,隨著“劫倉濟貧“的成功,翟讓在瓦崗軍中的聲望地位必然一落千丈。當然,翟讓完全可能生性豁達,并不貪戀權力,但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瓦崗軍劫興洛倉濟貧后,隋越王楊侗派虎賁郎將劉長恭率步騎兩萬余人討伐瓦崗,李密率軍痛擊,劉長恭狼狽出逃。此后,翟讓推舉李密為瓦崗軍頭領,號稱“魏公“。這標志著瓦崗軍領導權的更迭,上文已論及,從瓦崗軍內部形勢的發展分析,這樣的結果并非意外。自此,李密站到了瓦崗起義隊伍的中心位置,左右著瓦崗軍的命運興衰。隨著新興力量的不斷加入,瓦崗軍在這一時期達到鼎盛,真正成為了眾多反隋勢力的中堅。

三、離心離德與瓦崗敗亡

瓦崗軍威脅到東都洛陽的安危后,隋煬帝驚恐中派大將王世充發兵五萬解洛陽之困。在開始的對戰中,瓦崗軍接連遭到失敗,損兵折將。但在李密調整戰略后,又反敗為勝,勢力進一步得到增強。然而,瓦崗寨的內部矛盾也在這時開始凸顯。翟讓的部下王儒信勸說他奪回當初讓出的最高權力,統領眾務。他的兄長翟寬也有類似想法。李密聽說了,害怕翟讓有一天果真在權力問題上與自己分庭抗禮,于是先發制人,在一次宴席上殺了翟讓兄弟二人和幾個部下。雖然這一事件在李密的斡旋下很快得以平息,但也的確造成了瓦崗軍內部的嫌隙和將領人人自危的氛圍。畢竟,李密因為自己患得患失而暗中謀害翟讓的行徑并不光彩。這時擁有三十多萬人的瓦崗軍表面上依然處于鼎盛狀態,然而已經隱隱出現敗亡的征兆。

謀大事者應懂得”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道理。李密的驕矜自滿是瓦崗軍走向敗亡的一個重要原因,而這種自滿情緒的積累顯然經歷了一個過程。當瓦崗軍勢頭正盛,出現 “東至海、岱,南至江、淮郡縣,莫不遣使歸密”的大好局面時,部下順勢勸其稱帝,但這時的李密頭腦尚清醒,態度堅決地提出:“東都未平,不可議此?!暗攪頌聘咦胬鈐ň倨鷚迤斕氖焙?,他似乎開始有些坐不住了。李密的想法是帶領瓦崗軍和李淵等各路兵馬聯合反隋,畢竟大家有共同的敵人嘛,然后他就順手勉為其難地當個盟主之類的領袖人物。在給李淵的書信中一面稱兄道弟,一面又極力秀自己的實力,無非是希望李淵能看清形勢,認個慫。李淵讀了信后,嘴上笑嘻嘻,心里很不爽。(高祖覽書笑曰:“李密陸梁放肆,不可以折簡致之?!保?。表面上像個演員一樣配合著李密的“加戲“(當今為牧,非子而誰?)實際上只是想利用瓦崗軍替他們抵抗隋朝力量(密今適所以為吾拒東都之兵)。面對李淵的吹捧,李密漸漸忘乎所以起來,一心對付弒殺隋煬帝的隋朝故將宇文化及,幫李淵省下不少麻煩。

《隋唐演義》里的李淵

這時的李密不僅驕傲自大,而且再也不像從前一樣體恤將士?!?strong>兵數戰皆不獲賞,又厚撫初附之兵”的做法使得瓦崗內部更加離心離德。唐武德元年(618年),王世充乘勢突襲瓦崗軍,連敗瓦崗軍數員驍將。李密命王伯當據守金墉城,邴元真守洛口倉城,親率精兵到偃師迎戰。雙方大戰于邙山腳下,王世充大破李密。瓦崗軍的裴仁基、祖君彥、程知節等被王世充所擒,邴元真、單雄信等人久不滿李密,相繼投降王世充。瓦崗軍遭到重創,李密東逃武牢關,王伯當退守河陽。經此一役,瓦崗軍元氣大傷。李密甚至決意自刎謝罪,最終在眾人的勸說下降唐。應該說,在當時的形勢下,降唐也不失為明智之舉。然而,李密終究不是翟讓,他始終不甘居人下。降唐當年就發動反唐叛亂,不久即被唐將盛彥師殺害。李密之死宣告了聲勢浩大的瓦崗軍起義最終敗亡。

文史君說

人們常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然而天命終究無法控制,能改變的依然只有謀事之人。隋末天下大亂,群雄并起。各路反隋勢力中,瓦崗軍本來最有希望建朝改元,然而最終只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以敗亡告終。其間的原因必然紛繁復雜,但兩位領導人無疑負有不容推卸的責任。

翟讓同情貧苦百姓,大度豁達,不貪戀權力,可以視作好人。然而他不是一位合格的領袖,缺乏應有的擔當和能力。從他推舉李密繼任瓦崗首領,也可見他沒有識人之才。李密盡管智勇雙全,能力上堪當大任。但始終自視甚高,能伸不能屈,且極易驕傲自滿。這些人格上的缺陷都對瓦崗軍的發展起到不利作用?!八湓惶烀?,豈非人事哉?”

參考文獻:

1.[唐]魏征等 撰:《隋書·煬帝紀》,北京:中華書局,1973年版.

2. [后晉]劉昫 撰《舊唐書·李密傳》,北京:中華書局,1975年版.

3. [宋]司馬光 撰《資治通鑒》,卷一百八十三,中華書局,1987年版

4.李柏祿,趙?。骸度宋腦又盡?,1993年第6期,P77-81.


5.黃惠賢:《黃君漢與瓦崗軍》,《史學月刊》,1984年第2期,P32-35

6.曹作之:《瓦崗軍的失敗原因》,《北京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6年第3期,p69-76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