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奮生 / 網海風云 / 中國互聯網──“一稿多投”大論戰之十

0 0

   

中國互聯網──“一稿多投”大論戰之十

原創
2019-06-09  鐘奮生
中國互聯網──“一稿多投”大論戰
文/鐘奮生
所謂“論戰”,一般在“是”與“非”之間界線還不十分明確時,人們發出的各種不同的觀點。當某一事物,已經被人們定性,是“對”或“錯”時,就不需要進行“論戰”了。
不可思議的論戰
五十年代,麻雀一度定性于“害鳥”,因為這玩藝兒糟蹋糧食,被國家納入除“四害”之一。大家都欣然接受,同仇敵愾,也就不存在什么論戰了。只是后來發現它除糟蹋糧食之外,還捕捉害蟲,不能這樣簡單將其除之而后快,又用“臭蟲”取而代之?!八暮Α敝猩倭寺槿?,增了臭蟲也合符情理,順其自然,并沒有產生什么大的論戰。今天,中國互聯網怎么了?“一稿多投”還需論戰么?!你一篇文章已經發表了,還要再在另外一個報刊去換取重復稿酬,是不容許的呀!“一稿多投”早不就成了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么?
然而,只要你在網上遨游,稍不留情,眼前就會跳躍著反映有關“一稿多投”的文章,如:《一稿多投大寫真》、《作者振振有辭 編輯深惡痛絕 一稿多投是非不斷》、《“一稿多投” 的是與非 》、《以互聯網的名義一稿多投 》、 《一稿多投者 你傷了誰的心 》、《一稿多投,究竟誰之過? 》、《也談一稿多投 》......
是呀,今天中國互聯網究竟怎么了?“一稿多投”難道還存在“對”與“錯”之分?“一稿多投”現象,值得這么多人關注么?!
正氣浩然的呼聲
現在看起來似乎不成理統了!一稿多投者比比皆是,十個自由撰稿人中,保守的講,至少有一半以上是不安分守紀的“一稿多投”者,一稿怎么能夠多投呢?不少作者乃至很有影響的名家都認為:從觀念上講,一稿多投顯然是不對的。正如一夫不能多妻,是要遭到社會道德的譴責的。試想一個女人同時嫁給幾條漢子,這難道不違反道德嗎?
就是否能“一稿多投”的問題,筆者曾用QQ問過網友李壞,這位云南的大學生正如許許多多反對“一稿多投”者一樣,一身浩然正氣,首先他自己表示決不一稿多投。他在《以互聯網的名義一稿多投》一文中憤怒地指出:除了應該負一定的法律責任外,一稿多投首先就是一個作者的“文德”和“道德”的體現,“好文人人共享”、“作者是弱勢群體”并不能博得人們的諒解和同情。讀者的反感、編輯的憤怒、媒體的尷尬使得一稿多投者最終只能自取其辱。
他還“呼喚法律對一稿多投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也呼喚作者對自己一稿多投的行為要負責,不要再讓人們感覺網絡“小”下去,還我們一個網絡真正廣闊的天空,這是每個網民的心愿。 ”
代表著正氣浩然的“一稿多投”反對者,之所對這種現象恨之入骨,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因素:
1、“一稿多投”是個職業道德的問題。一篇稿件重復投,拿雙份甚至多份稿費,寫稿人的職業道德在那去了?!而且許多報刊雜志都明文規定,不容許一稿多投。你為什么非要破這個“禁區”,將稿件“全面開花”呢?道理很簡單,你想用你的一份勞動價值,換取多份的勞動果實。不應得的部分你不是缺心眼么?這里面的結癥是一個德性的問題。包含著“文德”和“道德”的喪失,是心靈深處染上了金錢臭銅味的真實反映。
六七十年代極少見“一稿多投”現象,如果發現某人“一稿多投”,是完全可以將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腳”的。就是八十年代,“一稿多投”的現象也并不多見。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由于受經濟利益的驅動,國人的道德水準比過去明顯下降了。金錢開始至上,“文德”和“道德”都顧不上了,導致“一稿多投”現象逐步呈上升之勢。尤其是市場經濟的大門打開之后,“一稿多投者”更是如魚得水,越干越歡,在稿件遍地開花的同時,花花銀子也從四方嘩嘩攏來。據講重慶市有一個姓孫的自由撰稿人,他深得“一稿多投”的“生財之道”,早在1999年,就開始將自己的稿件以《××雜志社》的名義天女散花般撒向全國各媒體。不久,來自全國各地的匯款單如雪片般紛紛揚揚地飛了過來。每月的稿酬平均高達五六千元。郵局的一名工作人員無意中在家中向她的丈夫透漏了此事。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此時恰逢她的丈夫下崗。于是,在某日孫某取稿酬回家的路上,該郵局工作人員的丈夫和孫某演繹了一場搶劫刑事案......
這種缺德的“一稿多投”現象,有人甚至上升到是一種違法行為,呼吁要加以“法治”。
2、“一稿多投”違反了寫作游戲規則。隨著報刊雜志的劇增,自由撰稿人這支隊伍也在日益壯大。寫作需要一種公平的競爭環境,“一稿多投”現象的產生,勢必打破這種公平競爭的平衡。你一篇稿件能夠獲得多份果實,別人付出了比你同樣多的心血,則只能獲得一份果實。不僅如此,你在“多投”的稿件中,又給其他作者構成了新的競爭威脅。因此,“一稿多投”是明顯違反寫作競爭游戲的。
據報載,湖南省一位姓何的記者,幾年前下海到廣州當職業碼字匠,他花了2500元租了一套三室二廳的房子,另以月薪800元請了兩個小姐抄稿子, 并把在長沙大學當講師的妻子接去當助手,每天閉門不出,而來自全國三十個省、市、自治區的樣報樣刊和稿費單卻源源不斷地匯來。如今,他每天出篇新稿,每稿印300多份,若按每篇平均兩千字算, 每天累計發出字數就達六十萬。由于門道早已摸熟,采用率極高。
人們不禁要問,這位記者大人“天女散花”式的“高采用率”,會不會直接影響眾多的名氣比他低而稿件質量與他不分上下的普通作者的采用率呢?!回答當然是肯定的。
3、“一稿多投”給讀者帶來信譽?;?。既然有“一稿多投”,就必然會出現“一稿多用”的現象。思維敏捷的作者,已經看到了其中的嚴重性。有位作者就尖銳地指出:由于這些“一稿多投”者多數以賺取稿費為目的,絕大多數都抱著“多多益善”的想法,只要報社給發,他們就寄,導致一篇文章輻射全國各地、占領各行業的現象不斷發生。這種做法對作者來說是自我升值,然而對報刊來說卻是連帶貶值,浪費人力財力。難怪有的讀者感慨地說:“我每年都要訂六七份報紙,而好多稿件都是重復發表,每看到一次老面孔就有一次上當感,哪此下去,只訂一份報紙就夠了,真是可恨可氣?!?/span>
具有正義感的李壞,進一步控訴:“我們常常碰到兩份報紙中相似的版面中主題文章赫然一樣的尷尬,讀者反感,編輯憤怒,可是對作者除了采取扣發稿費,嚴重者封稿之外毫無辦法......”
這種不正常的現象,顯然不能繼續下去了!于是,“一稿多投”的反對者們,呼吁盡快治理好這種“一稿多投”呈上升之勢的現象,迅速扭轉文壇上的這種不正之風,還社會一個清潔讀者一個明白,并“呼喚法律對一稿多投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
理直氣壯的反擊
當今的“一稿多投”者,真成了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么?事物的發展,似乎并不那么簡單?;瘓浠八?,外界輿論對“一稿多投”現象還持有另一種觀點,就是明確表示說──“不”!
文友李壞在《以互聯網的名義一稿多投 》一文中, 這樣寫道:“一稿多投者本身有著一千個一稿多投的理由,因為法律的不健全,而這些理由中也有一些的確能證明自己似乎是無辜的。例如多數BBS 上面都有一個“原創首發”或者“原創非首發”的選項,這是一種誤導著作者進行一稿多投的行為;多數網站性質是個人網站不支付稿費也就沒有一稿多投可言;網絡投稿因為網站沒有樣報又沒有E-mail答復網頁更新速度又快導致作者并不知道文章是否被采用等等這些,都是一稿多投者堂皇的理由......”
講得很對,“一稿多投”者或擁護“一稿多投”的人,正是因為“有著一千個一稿多投的理由”,所以才理直氣壯地舉起了反擊的大旗!這“一千個一稿多投的理由”,歸納起來無非也就是以下三個主要方面:
1、“一稿多投”不是職業道德的問題。如果說“一稿多”者有損“文德”和“道德”,那么那些著名的歌星、笑星的“文德”和“道德”怎么樣?宋祖英自從一九八五年九月伴隨《小背簍》成名后,這首歌不知反復演唱了多少遍?!歌星、笑星們可以一首好歌多唱,一段好相聲多講,場場重復的演出都會有豐厚的回報,“一稿多投”為什么就不容許它存在?一位作者就憤怒的指出:“一首好歌,歌星們到各處走穴都唱,每次都可以討要成千上萬的“出場費”;出版社也可以無數次將其編入各種版本的集子里,讓歌迷掏空腰包??梢親髡咦約喊閹⑼嗉頁靄嬪?,其后果也將是……
上述出版、演唱等活動都是著作權法許可的“使用”行為,我們自然不會-說三道四??墑親髡吣??作者的權利在哪里?難道就在于千方百計去尋找全國乃至全世界未經許可使用自己作品的事實,然后再上法院去索賠? ”
再說,許多報刊雜志道貌岸然式的不容許作者“一稿多投”,一經發現就要扣稿酬,封殺作品等等。然而,他們沒有經過作者的同意,就可以將稿件“一稿多轉”。一品石匠在《一稿N轉與一稿 N投》一文中尖銳地指出:“對于媒體來說,一稿N投可以增加他們的經濟支出,而一稿N 轉則可以減少他們的經濟支出。有的媒體幾乎全靠轉載文章過日子,當原作者找他們索取稿酬的時候,不是沒有回音就是得到他們“是某媒體的合作單位無法支付稿酬”的答復,這樣就合法嗎?有什么法律依據嗎?按照國家版權局的有關規定,報刊(媒體)轉載、摘編其他報刊(媒體)已發表的作品,應按每千字50元的付酬標準向著作權人付酬。至于所謂的合作單位,事實上,各個轉載媒體之間是互相結算的,不過是錢沒有到作者手里而已?!?/span>
提到“一稿多轉”,筆者的感受很深。因為本人的作品經?!白羋旆傘?,而我至今沒有收到分文被轉載的稿費。試問:編輯先生們可以任意驚奪作者寶貴的資源,肥自己的利益,你們的“文德”和“道德”到那去了?!你們一面自己滿屁股是屎,一面義正填鷹的反對作者“一稿多投”,天底下那有這個理!難道你們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還有作者辛辛苦苦一篇作品寄去,往往石沉大海,得不到編輯任何回音?;蚴潛嗉康シ矯婀娑?,要作者等兩三個月后再可以自行處理。請問這些規定有何法律依據?又考慮到了作者的利益嗎?!本來一篇好稿子,由于投錯了編輯部,耽誤了時間,導致遭受滅頂之災的例子比比皆是。本人就有多篇作品,寄給某編輯部兩三個月后才得到“文筆不錯,但不符合我刊的風格”的回音,等到再寄給第二家時,往往又會得到編輯非常痛心惋惜的責怪:“這樣的好稿子,怎么不早點寄來呢?時間拖得太長了!而且已經發過了類似題材的作品,不好再用了!”假如一稿多投呢?東方不亮西方亮,顯然就能圓滿的解決這個問題。
2、“一稿多投”沒違反寫作游戲規則。宋祖英一首歌可以唱紅大江南北,然而一個三四流歌手,就是走遍大江南北也唱不紅一首歌。這就是說,一稿多投并不等于“一稿多用”。不信你試試,我能夠“一稿多投”換來“一稿多用”,你“天女散花”就會篇篇落空。好文章人人喜愛,反過來,不好的文章家家不用。當然,你有好文章又沒有好膽量,這怪誰?換言之,人家“一稿多投”也是冒著作品被封殺和輿論譴責的風險的呀(盡管這極不公平)。并不是競爭不公平,而是你還守在老傳統上,患得患失。心里癢癢的,又戰戰兢兢下不了手,看到人家發達了,便嫉火上升三尺高,發誓要將“一稿多投”者處于死地而后快!
3、“一稿多投”換來麗花艷放的局面。現在許多編輯部都在鬧“稿荒”,并不是說寫稿的人少了,而是塞給編輯部的垃圾文稿太多,可用上去的作品則太少了。一稿多投,恰恰可以挽回這種被動的尷尬的局面。一首好歌既然可以唱紅大江南北,一篇好作品當然也應該響遍大江南北。一篇好作品如能和一首好歌一樣,有著公眾認可重復使用的良性循環價值,這樣勢必激勵作者強烈的“精品意識”,不求數量多,只求牌子硬。一炮就要打響,以質奪取勝利。從編輯的角度看,好文章多了,他們用稿也活了。目光也更挑剔了。優中選優,好中選好。從讀者的角度看,一篇真正有價值的好文章、妙文章,人人都可以得到共享,正如一朵美麗的鮮花,人人都愛盡情欣賞一樣。讀者重復看了好文章、妙文章,難道還會“反感”?編輯重復編了好文章、妙文章難道還會“憤怒”嗎?!曹雪芹《紅樓夢》再版了多少次?!維克多.雨果的《悲慘世界》再版了多少次?!讀者反復看了這些文學巨著“反感”了沒有?!編輯重復出版了這些文學巨著“憤怒”了沒有?! 遠的不說, 去年的“911”事件和當前的“巴以沖突”, 每家報刊電臺幾乎都在重復報道,但對于這樣重大的帶有刺激性的敏感新聞,人們仍是百看不厭。證明這些新聞是有價值的,是具有較強的可讀性的。反之,那些垃圾稿件,就是再新鮮,一分鐘換五個新面孔,讀者也還是不屑一顧!
概括起來說,鼓勵一稿多投可以形成優勝劣汰的良好態勢,形成麗花艷放的大好局面。
編輯先生的苦衷
在討論“一稿多投”的問題上,將作者與編輯對立起來看,顯然是不妥的。編輯先生也是人,也吃五谷雜糧。不少編輯本身又是作者。編輯也有自己的苦衷,苛刻要求編輯方方面面照顧到作者的利益,也是不現實的。
由于工作關系,我結識了不少編輯。我甚至還幫過他們的忙,親自體驗過編輯的生活。各位同仁,編輯先生這碗飯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他們整天沉浸在成堆的(用這個詞比較妥,用“很多”之類詞還不能說明問題)文稿中,神情疲憊,目光既跳躍又顯得呆滯,只有猛然發現自己一篇中意的稿件眼神才放出欣喜的光芒。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天天重復干同樣的活,還要犧牲自己的腦細胞去滋潤別人的文章。首先吸引他們聽當然不是文章的內容,而是文章的標題。有的編輯部文稿的采用率,不是“百里挑一”,而是“千里挑一”。這么成堆的稿件要他們“有來必復”?!如果通過郵局,昂貴的郵資顯然會極大削弱編輯部的經濟實力;就是點擊電子郵件,也要耗費他們不少的精力。有時候,網速特慢,一封電子郵件發過去,你坐在那干巴巴要等老半天才“發送成功”,那天我正在一個編輯部恰好碰上這樣的事,當時我和編輯都恨不得將機子砸掉!編輯先生向我露了一笑,他說這成堆成片的稿件中,肯定還有不少是“一稿多投”的?!耙桓宥嗤丁閉弒舊砭筒恢竿嗉幕匾?,你再這樣認真回復,合算么?
有這么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興趣,文章的標題是《一稿多投者,你傷了誰的心》,這是一位編輯寫的文章,文中有這樣一段話:“按慣例,上班打開電腦第一件事就是收取郵件。鼠標點擊收取后,就到外面吃早餐去了。一會轉回,竟發現今天的投稿信箱里評論文章不少。當時心中暗自竊喜,竊喜的同時,我也為作者暗自惋惜:這期的稿子都已定了,這么多作者的稿件我不舍也得舍了。我這人比較感情用事,有時就愛瞎為別人操心,這下又為作者操上心了:怕作者的稿子白寫了,就忙著幫他們聯系。盡管我和他們互不認識,但沖著人家投稿的份上,再加上我好管閑事,我還是為他們忙著找買家。
我們這是刊物的聚集地,隔壁就有一家,樓上樓下都是。我把我認為比較好的稿子發給相熟的編輯,希望他們本期稿子沒有全部搞定,或許還能有希望用上。忙乎了一陣子,終于打發了出去,就等著他們的消息,心里還暗自高興這下又成全了一件好事?;姑煥吹眉霸趺錘咝?,就收到反饋回來的信息:你給我的文章我也收到了,我正準備用呢。當時心里就一格登:這人也真是,怎么就一下子像天女撒花一樣,到處撒網喲......”
文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編輯對作者認真負責的態度,叫人不得不對肅然起敬。在這里,偏偏好心的編輯又碰上了“天女撒花”式的作者,他感到自己的感情上受到了作者的戲弄。不過象“丑丑”這樣心底善良而又十分熱心周照的編輯畢竟不多,據我了解,多數編輯都患上了“冷眼看稿”的職業病。飛速“掃描”進了圈子中的稿件,當然是萬幸了。即使不被采用,編輯先生也會“一目十行”匆匆看一遍的。其余的大多數稿件要么三下五除二從電腦中刪除,要么請上一個苦力將其稿紙回送到造紙廠,或許可以解決一點辦公室茶葉的費用問題,還可以從造紙廠換來好些潔白的衛生紙。
專家學者的介入
“一稿多投”的論戰,引起了不少專家學者的濃厚興趣,他們也從深層次的角度探討“一稿多投”的問題。這樣,中國互聯網上有關“一稿多投”問題的大論戰,又抹上了一層耀眼的光芒。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玲娣認為,一稿多投不是一個道德問題,不能說一稿多投就不道德。認識一稿多投問題,應該從著作權法和合同法兩個角度進行分析。
“從著作權法方面來看, 作者對自己的作品享有發表權,作者有權決定自己的作品由誰來發表、以何種方式發表以及在什么地方發表。同時,作者對自己的作品還享有使用權,作者有權使用自己的作品,還有權許可他人使用。從一定意義上講,一稿多投可以看作是作者多次使用自己作品的行為。
從合同法方面來看, 報刊公開發行可以視為報刊社向所有的不特定的作者發出的要約邀請,作者寫好稿件向報刊社投遞的行為系合同中的要約,即希望報刊社采用自己的作品。但是這個要約是一個附承諾期限的要約,報刊社必須在法定的15天或30天內作出承諾,否則合同關系不成立。如果報刊社在法定期間內通知了作者,著作權使用合同即告成立。雙方可以在合同中約定該稿件是否“專有使用”。如果雙方對采用的稿件未約定“專有使用”,則作者一稿多投不應當認為是違反了著作權使用合同的義務?!?/span>
朱玲娣副教授同時指出,新《著作權法》考慮到目前作者仍處于弱勢地位,為了協調作者和報刊社在利益上的沖突關系,解決一稿多投問題,僅在報刊社是否采用稿件的答復期上作了限制。但不禁止“一稿多投”也并不表示新《著作權法》鼓勵和提倡“一稿多投”。
北京市嘉安律師事務所首席律師于國富,對“一稿多投”問題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他認為:
我們討論“一稿多投”問題的解決方案,實際上是在研究“一稿多投”與“一稿多賣”之間的平衡問題。從實踐來看,媒體之間的“一稿多賣”是存在合同關系的,所以一般不會出現太多的糾紛。然而,作者與媒體之間卻往往不存在明確的書面合同關系,“法律鏈條中缺失了一個重要的環節”,以至于此類糾紛不斷......
他并提出了一個解決“一投多投”問題的方案:
筆者認為,各媒體應當下大力氣解決“法律鏈條的斷環”問題。盡快和作者簽訂明確的書面合同關系,在合同中明確雙方的權利和義務。
為了禁止作者的一稿多投,可以在合同中加入“專有許可條款”;為了?;ず獻髏教宀槐黃鶿?,可以在合同中補充“再許可權利”條款。同時,從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出發,由于作者放棄了“一稿多投”的權利,媒體應當適當提高作者的稿酬標準。
把禁止“一稿多投”作為作者的一項合同義務;把“允許合作媒體使用”作為媒體的一項權利來利用,這是解決一稿多投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案......
中國互聯網上有關“一稿多投”大論戰,肯定還會繼續深入下去,真理越辯越明,是非越辯越清。只有環境寬松,百家爭鳴,才會出現欣欣向榮,百花齊放的大好局面!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