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的圖書館zt / 社會長廊 / 為登頂珠峰送命的夏爾巴人,從未得到應有...

0 0

   

為登頂珠峰送命的夏爾巴人,從未得到應有的尊重

2019-06-08  桃子的圖...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但你肯定想不到,在這些有錢登頂者成功登頂的背后,還有無數默默無聞的墊腳石。

前兩天珠峰排隊的新聞你們看了嗎?

沒有狂風、也沒有雪崩,在珠穆朗瑪峰最好的天氣里,至少有10位花了大價錢打算登上世界巔峰的猛人,倒在了距離珠峰頂端只有一步之遙的位置。

死亡主要原因是:登峰堵車。

△ 2019珠峰登山季共計14人死亡,其中9人死于南坡,主要原因在于登山者身體篩查不嚴與登山策略準備不足。

這些登山的人,往往是探險家和有錢人,他們對“Supreme”、“第一”、“最”,這種指代至高無上的詞充滿向往。

所以征服了商場之后,很多富豪會嘗試登頂珠峰,po出照片,徜徉在媒體和群眾的一片贊嘆之中。

△ 2018年法國企業家Paul Valin登頂珠峰,他表示攀登珠峰就像創業:都是要一步一步走的,很多事要自己搞定。他想用這個方式讓客戶覺得自己攻無不克,相當靠譜。

但你肯定想不到,在這些有錢登頂者成功登頂的背后,還有無數默默無聞的墊腳石。

珠峰影武者

這些墊腳石,指的就是生活在喜馬拉雅群山峻嶺之中民族:夏爾巴人(Sherpa),意為東方來的人。

他們是世代散居在喜馬拉雅山脈周圍原始民族,總共只有二十幾萬人口。高原生存環境給予了他們獨特的DNA低氧高能天賦,讓他們血紅蛋白高于平原人,可以在氧氣稀薄地區用更少氧氣獲得更多能量。

所以,DNA天賦給予了夏爾巴人高超的戰斗力,使他們成為喜馬拉雅山脈探險家眼中最好的向導人選。

從1907年夏爾巴人第一次作為挑夫出現在英國喜馬拉雅登山隊之后,憑著可靠、堅韌、能干的特質,他們成為了探險家獲得榮耀途中最佳伙伴:在探險中充當開道先鋒,并負責補給氧氣罐之類的給養服務。

△ 1953年珠峰探險隊合影,前兩排都是夏爾巴向導

與夏爾巴向導丹增·諾爾蓋一起解鎖人類首次登頂世界之巔成就的埃德蒙·希拉里爵士在面對《Smithsonian》采訪中就曾說:

“如果沒有30個夏爾巴人高效地幫助我們搬運貨物、搭建營地,這次登珠峰絕不會這么順利。

△ 世界上第一個登上珠峰的一對伙伴,丹增·諾爾蓋與埃德蒙·希拉里;丹增·諾爾蓋從18歲開始為各國登山隊服務,被譽為有“三個肺的奇人”,后在英國獲勛,進入探險者俱樂部

現在的夏爾巴人依舊如此,有相當一部分人靠幫助探險家和有錢人圓珠峰夢為生:

由于天氣原因,每年登珠峰只有一次窗口期:從適應性訓練到登頂為期60天,每次從3月底開始,6月初結束。

所以每到登山季開始,很多夏爾巴挑夫就開始前往海拔5300米的珠峰大本營為登山客運送物資給養。沒人知道這些基礎挑夫的數量,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要比牦牛更靈便、也更準時可靠。

△ 17歲的夏爾巴人隨便訓練一下,就能達到一個美國專業的登山運動員的水平  ??《Everest Avalanche Tragedy》

當挑夫把東西運到珠峰腳下的大本營之后,夏爾巴人就得開始做準備工作了:他們要在客戶到來之前清理大本營平臺上的碎石、冰塊,便于修建營地和帳篷。

除此之外,夏爾巴人還得像保姆一樣負責登山客的方方面面,比如修筑廁所、餐廳和小酒吧。

△ 丁丁歷險記里的夏爾巴人形象

但這些,只是夏爾巴人服務客戶環節中最輕松的環節;在客戶達到大本營3天后,300多名受雇于登山公司,擔任向導、廚師之類的高山戰士,就要帶著客戶進行20天左右的適應性訓練,并在客戶沖頂之前鋪好登峰之路。

△ 珠峰南坡經典攀登路線,自從珠峰旅游大規模商業化后,死亡率大幅降低:1990-1999年,882位登珠峰者登死亡率5.56%;到了2000-2012年,5048位登山者登死亡率只有1.5%;2019年的最新數字是2.9%

所謂鋪路,指的并不是在平地上糊瀝青那么簡單;夏爾巴人的鋪路,與其說是鋪,更像戰爭中的敢死隊一樣,為主力部隊提前解決危險,遇坑搭橋、鋪設安全繩,用命排查一切風險。

鋪路過程中最危險的是大本營至C1營地中間的昆布冰川,這里遍布通向寒冰地獄裂縫;更可怕的是:冰川很敏感,陽光照射強一點都能讓它變得不穩定,讓冰川變冰河,像流沙一樣運動,從而導致雪崩的災禍。

△ 延時攝影下運動的昆布冰川

△ 對于登頂珠峰來說,最危險的不是最后一榔頭:而是昆布冰川。在1953年至2016年期間,珠峰總計死亡176人,死在昆布冰川的比例就占了25%。

△ 1952年,在昆布冰川裂縫上幫助英國探險隊搭建獨木橋的夏爾巴向導

這條恐怖之路客戶只會走3、4遍,而夏爾巴向導則要走30、40遍;但為了客戶登頂的夢想和家庭的生計,夏爾巴人也只能選擇以命相博。

每次面對裂縫,夏爾巴向導都會先向山神祈禱平安,然后再依靠鋁梯顫顫巍巍地跨越這座奈何橋;到對岸之后,再把釘子與客戶的安全一起重重的砸進冰川,固定這座榮耀之橋。并繼續前行,提前鋪好長達8000米的安全繩,幫助客戶能夠順利登上珠峰。

△ 當邁過一個深不見底的冰裂縫之后,就會發現前面還有數不盡的裂縫等著你

△ 登山鞋鞋釘如果被鋁梯卡住、被絆倒,就只能聽憑命運的安排了

夏爾巴向導的協助會一直到頂峰,他們甚至會在海拔8790米的希拉里臺階,搭設工具好讓登山者翻過巖石,完成最后的沖刺。

△ 得益于夏爾巴向導的服務,南坡珠峰越來越好爬了:在希拉里階梯排隊的勇者們像是活體上演《蠅王》,需要排隊才能站在頂點;在海拔8790的高度,哪怕是一個小時的延遲都可能會帶來死亡。

那些看似傳奇、不可一世的商業登山者,如果沒有夏爾巴人的幫助,大多都會變為珠峰三段擊下的殘骸、山上的孤魂野鬼。

這不是我瞎聊,據珠峰數據庫資料顯示:多人配備一個向導的登山者死亡率是1:1配備向導的2.7倍。

也就是說,夏爾巴人向導的數量,將直接決定登山隊伍的生存率。珠峰探險者花的錢多、配備夏爾巴人就越多,這支隊伍的生存率也就越高。

△ The Himalayan Data Base 提供的數據顯示:夏爾巴人建議與支持,是探險家在登珠峰中活下去最大的依靠

在夏爾巴人的努力工作下,他們不但把死亡率大幅拉低、還把登峰成功率提高到了70%,甚至可以幫助盲人登山客順利的登上世界巔峰。

△ 2001年,盲人登山客Erik Weihenmayer在夏爾巴向導的幫助下成功登頂珠峰

不被尊重的救命向導

提到登珠峰這件事,可能第一反應都是牛逼、是征服、是一張可以發朋友圈發推特秀閱歷獲贊的照片,但對夏爾巴人來說卻是他們維生的手段,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無奈。

△ 兩個乒乓球案子大小的世界之巔上永遠擠滿人,他們的照片隨便就能在社交平臺破千贊

珠峰向導的工作不但默默無聞當陪襯、而且危險。根據《The Atlantic》總結的全球最危險職業數據顯示,最危險的職業就是“珠峰夏爾巴”:死亡率是駐伊美軍的12倍。

那么這份如此獨一無二且冒著生命危險的工作,能換來多少錢呢?

答案是:只有2000-8000美元(或許還有1000美元的登頂獎金)。而用命換來的這筆錢,就是他們養活家人一年開銷的所有薪水。在人均收入700美元尼泊爾算筆巨款,可以買套房。但,這筆錢甚至買不起他們客戶的登山裝備。

而辛酸的是:同樣的工作如果一位歐美人在做這筆工資會驟然升至10萬美元。

就這種風險、收入與差異之間的疑問,美聯社記者向一位登山公司老板提問,而老板卻覺得:“這很公平,從實際消費力來看這是一種平衡,10萬美元可在歐美向導家里買不到一套房?!?/span>

△ 越來越多的夏爾巴人為掙錢而更努力,很多挑夫背起超過法律規定2倍重量的貨品賺錢

冒險欲望、野心和商業化結合后,曾經偉大的事就開始變得復雜;登山者與夏爾巴向導沖突越來越嚴重,本來親密的關系也開始有了裂痕。

登山者們總認為花了大價錢,就一定能登上珠峰。這種這些有錢卻沒接受過技術訓練的外國客戶,又常常讓向導陷入危險境地。

曾經有一個叫Tenjing Dorji的夏爾巴向導,他在輔助韓國客戶登山時,就遇到了令人膽寒的事情。這個韓國登山者想要率先登頂,所以就反復逼迫自己的夏爾巴向導幫忙插隊。

在被拒絕之后,氣憤的韓國登山者居然拿著冰鎬把Dorji安全繩給割斷了,Dorji順著坡往下滑,幸好遇到一塊石頭救了他的命。

△ 金錢征服不了大自然

夏爾巴向導會在面對危險的時候甚至會搭人梯來保證客戶安全,但客戶有時卻會為了私欲坑害他們。

2018年,烏克蘭ASKfm為了集資搞了個活動,找了4個人在珠穆朗瑪峰頂將一個價值5萬美元的虛擬貨幣硬盤埋在珠峰上。

在他們緊趕慢趕的登頂途中,拋棄了夏爾巴向導任其在荒原死亡。

△ Askfm實現了「我們不畏懼任何挑戰」Slogan,但卻是用一位夏爾巴人的生命祭祀的

2014年昆布冰川雪崩事件,更是直接造成13位夏爾巴人死亡,3人失蹤。然而為了不阻礙登山季,搜救被要求在3人遺體未找到的情況下快速結束。 

向導們還被公司要求馬上繼續工作,完全不尊重夏爾巴人的心情與傳統,把他們當作完成客戶任務的機器,而非人。

△ 2014雪崩實拍

更可悲的是,在這次事件結束之后,每位遇難者的家人只獲得了408美元的補償。這對于完全依靠向導、挑夫收入維生的夏爾巴家庭來說,無異于杯水車薪。

△ 失去丈夫的夏爾巴家庭

直至憤怒的夏爾巴人以罷工為武器,才收獲了一些微薄的權利:政府同意將最低壽險保額提高到1.5萬美元、為遇難向導建立紀念碑,并用登山者繳納的部分費用設立一項救濟基金,幫助扶持遇難者家庭。

除了金錢,夏爾巴人在名譽上也很難得到肯定:除了第一個登上珠峰的夏爾巴向導丹增·諾爾蓋獲得過英國女王頒發的次等喬治勛章、并受邀加入頂級俱樂部探險者以外,所有的夏爾巴向導都顯得寂寂無名。

△ 丹增諾爾蓋授勛照片

從2002年開始到2018年,尼泊爾政府更是不再給夏爾巴向導頒發登頂證書,只因為他們不像那些登山客一樣給政府付過錢。

對于這個世界來說他們就像是沒有名字的路人。

與成功登頂的富豪們比起來,夏爾巴人仿佛一直是紅花邊上的綠葉、是每場榮耀之戰中都有的無名炮灰。

他們為別人的夢想不斷拿自己生命冒險的原因,并不是單單是因為錢,而是在這塊貧瘠的土地上他們早就沒得選。

圣山與尊重

不過,比起對自身的尊重來說,夏爾巴人把對圣山的敬畏看得更重。

2013年,三個外國登山者因為要快速沖頂,跟夏爾巴人發生沖突,對向導大飆臟話。

但夏爾巴人并沒有因為登山者罵自己而生氣,反而是因為登山客們在圣山上說垃圾話的行為勃然大怒,他們覺得這種行為是大不敬,會遭到山神的制裁。

這種極不尊重信仰的行為遭致了近百夏爾巴人的攻擊,直到罵人者下跪向珠峰道歉才得眾人原諒。

對于生長在喜馬拉雅腳下的夏爾巴人來說,珠峰是大地之母的宮殿,是他們的信仰。他們堅信攀登珠峰必須懷有敬畏之心才能得到神的庇護,才能免于事故。

所以他們在每次登山之前都會做一次盛大的普迦儀式,以期山神庇護,求個好天氣;只要是踏上珠峰登山之途的人,就必須接受這個儀式,否則絕不能上山。

雖然夏爾巴人成功登頂珠峰的例子很多,但在他們的世界觀里,對于圣山,從來不能用“征服”來形容,而是深深的敬畏與愛。

在電影《絕命海拔》中,就展現了不尊重珠峰統治權的后果。

攀登珠峰的探險中,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叫2點鐘原則,指的就是說如果不在下午2點前下山,則死亡率會激增到70%。

1996年珠峰山難中,登上過5次珠峰的新西蘭向導Rob hall,就是因為面對登山者的苦苦哀沒有循序自然法則,及時退回營地,導致雙雙死在被噴射氣流所籠罩的希拉里臺階附近。

△ Rob Hall的遺體至今仍在South Summit下方

△ 登頂路上最有名的地標綠靴子,也是死于1996珠峰山難的受害者,有時登頂的人要踩著他的靴子往上走

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地,氧氣只有海平面的三分之一,每走一步都會喘30秒,多呆一分鐘都是對生命的損耗。一切個人的想法和私欲都沒用,山神才是真正的統治者。

不過,登山的過程越艱難,反而是能激起更多人的挑戰欲。越來越多的有錢人開始來到這里獲得一次光榮的經歷后,就在把垃圾、排泄物或者是自己的尸體,留在這座夏爾巴人心中的圣山之上。

隨著氣候變暖,這些東西正在污染喜馬拉雅的水源和本身的圣潔。


△ 尼泊爾政府現在要求每位登山者在上山前提交清理保證金,如果在下山時沒有攜帶8公斤垃圾下來,將會被扣除,以資助夏爾巴人清理。

面對人們對圣山的不敬與破壞,夏爾巴人干脆組成了清理隊前往圣山撿垃圾。

《珠峰清道夫》就講述了20個夏爾巴人冒死前往珠峰清理垃圾,回收尸體的壯舉。

△ 《珠峰清道夫》海報

在紀錄片中夏爾巴人分別在海拔8016米、7906米回收了兩具尸體,他們用繩索艱難緩慢的把這兩具重達240磅-300磅的遺骸往山下運。

要知道,從珠峰上往下運尸體的價格是7萬美金一次。

而夏爾巴人之所以冒險這么做,就是因為覺得這就像保衛家園一樣,是身為夏爾巴的義務。

△ “我們不在乎這些污染是誰造成的,我們不抱怨,只是要清理污染。” 雖然夏爾巴人不能把人抬上峰頂,但卻能把尸體帶回故里。

不過,夏爾巴人是無力改變現狀的。但他們知道這樣一個樸素的道理:圣山有靈。

圣山犧牲自己養育了這個族群,他們也應該盡力回報圣山。

反觀那些登上珠峰的企業家們,在商場上完成了無數的財富奇跡,以為自己是是地球上的英雄,想要吶喊出“我來,我見,我征服”的霸氣話語。

于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花費巨額金錢,挑戰人體極限,只為在最高峰插上成功的旗幟,拍下勝利的照片,睥睨天下,以為自己是當代的凱撒。

但在夏爾巴人看來,這些自認征服山峰的人,其實更像是希臘神話里每天推石頭的西西弗斯。

因為他們深刻的明白登山的本質:這只不過是一群又一群背著沉重包裹,穿著彩色衣服的螞蟻登上了圣山。

僅此而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