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豬zzy / 文化 / 李白:我還是個孩子

0 0

   

李白:我還是個孩子

2019-06-07  朱小豬zzy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后臺很多人抗議,說我最近寫的東西太深了,看不懂。

抗議有效,借著兒童節,聊點小兒科。

先問一個問題,唐宋寫詩詞的那么多人,讓你不假思索一秒鐘說出一個,你會說誰?

我調查了八個朋友,六個都說了李白,剩下兩個說白居易和杜牧,已經被我拉黑了。

為什么李白的存在感如此強大?

除了試卷上考他最多,我覺得最大的原因,是李白的人設太扎眼。

簡單點說,他一直就是個孩子,在成人堆里隨便一站,立馬C位。

01

成人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小孩子不會。

李白的詩里,到處都是情緒的宣泄,從不掩飾。

高興了,就“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難過了,就“三杯拂劍舞秋月,忽然高詠涕泗漣”,說笑就笑,說哭就哭。

“世人笑我恒殊調,聞余大言皆冷笑”,對周圍人的不滿和輕視,順嘴就嘟嚕出來。

我且為君槌碎黃鶴樓,君亦為吾倒卻鸚鵡洲?!?、“刬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strong>

要是急了,還要把黃鶴樓砸爛,把鸚鵡洲倒過來,把君山鏟平……

這是李太白嗎?分明一個孫大圣嘛。

這樣的詩,王、孟不會寫,高、岑不會寫,中唐深陷政治斗爭的元稹、白居易們也不會寫。

到了宋朝,詩人們跳進說理詩的框框里,就更看不見一絲快意恩仇。

李白這種小孩子性格,杜甫很抓狂,寫信問:

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為誰雄”呢?沉郁頓挫的老杜當然猜不透,因為他沒看過《后會無期》,那電影里分明說著:

小孩子才分對錯,成年人只看利弊。

李白的眼里,只有對錯,沒有利弊。

他不會處理人際關系,不會來事,寫個求薦信都是“宣父猶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輕年少”,傲嬌得不行。

他不懂官場,不懂政治,更不會討好領導。

他像個直不楞登的孩子一樣,一頭扎進波譎云詭的官場,招人厭,惹人妒,被排擠是一定的。

02

成人都很務實,小孩子才有不切實際的夢想。

在孩子的字典里,沒有“務實”這個詞,他們的夢想,都那么不切實際。

李白少年時也有個夢想,叫“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愿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strong>

就是想做管子、晏嬰那樣的王霸之策,成為皇帝顧問,治國平天下。

“治國平天下”,這是給文人挖的一個大坑,一般人喝酒時拿它吹吹牛就行。

可李白當真了。

他一輩子都在為這個所謂的夢想而努力,付愁心于明月,像堂·吉訶德一樣。

要是現在我們身邊出現這樣一個人,可能會一巴掌扇過去,醒醒吧兄弟,多寫點軟文,多掙點錢,在長安買大房子,買兩匹馬拉的大排量車才是正事兒。

可是,你要這樣給李白說,保證他拉黑你。

李白、王維一輩子沒有交集,我懷疑,原因之一就是李白看不慣王維的明哲保身。

在終南山買棟別墅,彈琴喝茶、焚香誦經,這不是李白要的生活。

他沒有物質的概念,“千金俊馬換少妾”、“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黃金逐手快意盡,昨日破產今朝貧”、“散金三十萬”……

多像一個小屁孩,用自行車換了一個冰棍兒,還得意洋洋。

李白想“謀帝王之術”,是為了錢嗎?

肯定不是。在整個唐朝詩人里,李白算是最土豪的一個了,起碼實現了好酒自由。

他家是商人家庭,在長江搞物流業務,李白完全可以經商,說不定也能搞出個長江實業。

是為了名嗎?

也不是。李白說過,“功成謝人間,從此一投釣”,“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翻譯過來就是,大干一場,悄然離去。即便不說這些,單單“天子呼來不上船“,就夠吹一輩子牛了。

可是這些他都不想要,他就要“寰區大定,海縣清一”。

我們小時侯有過各種夢想,科學家、宇航員、市長、畫家、歌手,長大了,變成了買房、升職、小龍蝦……然后,對正在寫理想的孩子說,務實點兒,務實點兒。

好消息是,李白的夢想幸虧沒有實現。

不然,唐朝會多一個文官,詩壇會少一個詩仙。

03

大多數人對于夢想,一開始是信心爆棚,然后受挫,掙扎,再受挫,再掙扎,然后動搖,放棄,最后在牢騷和不甘中度過一生。

李白從不這樣。

從青年到老年,命運的大錘,一直懸在他頭上。想接近朝廷是吧,沒那么容易,你得寫一封又一封自薦信,直到找到那個愿意幫你的人。

想在唐玄宗面前講PPT?哪有那么容易,侯門深似海,伴君如伴虎,皇帝答應,同僚也不答應。

想加入永王的新團隊搞一場大事?對不起,那是玩兒命的。

死里逃生之后呢,年紀也大了,總該消停消停了吧?也沒有。

消停是中老年人干的事,李白從不消停。在養老的年齡,仍然到處找機會。

每當命運的大錘落下,他用一壺酒就解決了,如果解決不了,那就兩壺。

在每次低谷期,他總是在吐槽過后馬上滿格復活,永遠樂觀,永遠熱血。

《行路難》里,剛說完“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strong>

緊接著卻說“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將進酒》里,剛剛還在“高堂明鏡悲白發”,一杯酒下肚,就“天生我才必有用”了。

他像個孩子一樣,不知疲倦,也不知道害怕,精力異常旺盛。一顆赤子心,折騰不停息。

04

孩子的想象力通常很旺盛,又特別簡單,是那種讓你一看就會哇的一聲,我怎么沒想到?!

李白這樣的詩很多,不一一而舉,就說一個。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小學課本里,有一首詩叫《夜宿山寺》: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你可以翻譯給一個五六歲的孩子,讓他畫出來看看,是不是《小王子》?

最有童話色彩的還不止是摘星星,而是最后兩句——保持安靜,別驚動了天上的人。

太有愛了!

李白有一句詩,叫“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這原本是他寫給朋友的,可也是他自己的詩歌評語。

“雕飾”是修飾,是顧慮,是刻意,李白從不這樣,他的詩就是大白話。甚至,有時候像打油詩。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strong>多像小學一年級孩子的順口溜。所有技巧都去掉,剩下的,就是感情。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多像一個孩子的旅行日記。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多像一個青春期少年在向小伙伴告別。

這些詩有技法嗎?有修飾嗎?一點都沒有。

歷朝歷代,對李白用盡了所有形容詞,而我最喜歡一句明朝人的評價,“如天馬行空,神龍出?!薄窳撞患?,你永遠猜不出他要寫什么?

陳丹青做過一期節目,講北宋末年那副《千里江山圖》,作者叫王希孟,是個十八歲的少年。

陳丹青說,十八歲做的事,其實多半不自知,是上帝讓他這么干的。王希孟再大幾歲,或者再小幾歲,都畫不出《千里江山圖》。

畢加索也有類似的感受,他說:我14歲就能畫的像拉斐爾一樣好,之后我用一生去學習像孩子那樣作畫。

放在詩歌的世界,我覺得這就是說李白的,是上帝讓他寫的詩。

最關鍵的是,上帝還讓他永遠做一名孩子。

05

其實,好詩人身體里,都住著一個孩子。

屈原如此,陶淵明如此,杜甫如此,李煜、蘇軾、李清照,幾乎無一列外。

只是李白更徹底,更純粹。

我們都曾經是李白,只是后來,有人慢慢活成了杜甫,有人活成了王維,有人活成了高適.....

更多的人,活成了沒有名字的人。

童心無價,天真無敵。

愿我們高堂明鏡不悲白發,永遠少年。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