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心茶舍 / 脈診 / 趙紹琴臨證五十年所悟之脈診心法

0 0

   

趙紹琴臨證五十年所悟之脈診心法

2019-05-22  逸心茶舍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論脈

先父在1930年講診脈時說:診脈不是只診出一個脈,從一個脈就定病。診脈必須診出脈的病位,脈的虛實、寒熱、表里、氣血,再辨明病證是有余還是不足,先治何病,后調何疾,這全在脈中診出。譬如表有病不論風寒風熱,脈的部位一定在浮位,溫病的衛分證也在表,所以脈也在浮位。如浮緊風寒、脈緩風虛、浮遲中風、浮數風熱等。

單憑一個浮脈不能斷定是什么病,必須再診出八綱脈來斷其表里、寒熱、虛實與氣血,如浮滑是成痰、浮弦是風邪挾郁,浮數是風熱等。但是要想診斷一個完整的疾病,還必須診出第三個脈來。如浮滑數是風痰熱,浮緊弦是風寒而體痛。這樣還不夠,要想看清病人的疾病、進一步弄清病人的體質與疾病的轉機就要再找出第四個脈來,如浮滑數而按之弦細,這就清楚多了,弦則肝郁,細為血虛,脈象告訴你,這人是素來血虛肝郁,前是風火痰熱,你在開方治風火痰熱時,要照顧到血虛肝郁方面。也就是說,在治風火痰熱時不可以過涼,也不可以過于祛風,忘了病人是血虛之體。因為病人體質是血虛肝郁,不能多散風、多清熱。

先父經常說:看脈必看出五個脈才能診斷清楚,不是一個什么脈就診什么病、就用什么藥。

診脈是不是都必須診出五個脈才算診斷清楚?不然,就是診出五個脈來,也只能是比較清楚,一定還要望舌、觀色、看形體、問病情及治療經過,才能初步診出病機,決定治療方案,再通過試驗治療,才能進一步決定出確診與否。不然不是科學的,也不可能將病治好。

我們在臨床實際操作中,診脈達到理想的要求是比較難的,但我們可以結合望、聞、問診進行分析,不斷積累經驗。

“診脈完全依賴醫生指端感覺的靈敏度,要掌握切脈的技術,必須在有經驗的老師指導下,經常作切脈的鍛煉,以保準字?!閉饈竅雀干俺3=彩齙幕?,要達到指下清楚,判斷準確確實要下一定工夫。

診脈必須五十動以上,才能診出有病之脈,張仲景曾說過:“動數發息,不滿五十,短期未知決診,九候曾無仿佛”說明了診脈需有五十動的時間,才能辨出幾種脈形,辨出主脈兼脈,在診清病情的基礎上才能立法、處方,這是我們臨床醫生必須遵守的。

先父根椐他的經驗認為:測脈定位當以浮、中、按、沉四部來分,以更好地定表、里,定功能與實質。以浮部定表分,中以定偏里,按是屬里,沉則為深層極里。也可以說浮脈主表、沉脈主里,中與按皆為半表半里。溫病的衛、氣、營、血四個階段,可以用浮中按沉來劃分。

總之,浮、中主功能方面疾病,而按與沉主實質性的疾病。又如新病與久病,氣病與血病,外感與內傷等,都能用浮中按沉四部辨別清楚。下面談談浮中與按沉的取脈方法:

1.浮部的取脈法

醫生用指輕輕地按在病人橈骨動脈皮膚上,浮位表示病機在表分,如傷寒病人初起病在太陽,溫病則為病在衛分,或為在肺與皮毛,當然,浮只表示病在表位,要想全面了解病因、病機,還要看兼脈的情況,如浮滑主風痰,浮數主風熱等。若想進一步測虛實、寒熱、表里、氣血,或停痰、停飲、郁熱、血瘀等,就必須檢査其它兼脈,不然就難以詳細確診病位與病機。

2.中部的取脈法

是從浮位加小力,診于皮膚之下即是中部。如浮位用三菽之力,(菽:豆也),中部即是六菽之力,表示病在氣分,或定為病在肌肉,或在胃。傷寒病是標志邪從表入里,主胃,主陽明;溫病則明顯屬氣分;在一般雜病中,即稱它為在肺胃之間。總之,凡脈來明顯在“浮”與“中”位者,多主功能性疾病,屬陽,屬氣分。若再加力而入“按”部位,這說明邪已入營、入血了。

3.按部的取脈法

醫生切脈,從浮、中再加重力量(九菽之力),按在肌肉部分,反映邪在里之病,如《傷寒論》的太陰證,溫病的營分證,雜病則主肝、主筋膜之間的病變。凡脈在按部出現則說明病已入里,主營分、主陰。

4.沉部的取脈法

從按部加重用十二菽之力向下切脈,已按至筋骨,表示病已深入,主下焦、主腎、主命門。如《傷寒論》病在少明、厥陰。少陰病以沉細為代表脈,而厥陰病多以沉弦為代表脈。在溫病則表示邪入血分。在雜病中說明病延日久,邪已深入,當細致審證治療。如病人脈象見于按沉,主實質性疾病,也說明了疾病的實質性問題。

論脈已談了三講,自己這些年來體會,尤其是近二十年來自己的看法:診脈不能簡單、機械,必須分清浮、中、按、沉四部,上面的浮中兩部反映功能方面的疾??;下面的按、沉兩部才反映疾病實質的病變。

正象舌苔與舌質的關系一樣。凡屬舌苔變化多端,歸根結底是反映功能方面的問題;舌質的變化雖少,但萬變不離其宗,都說明本質的情況。

所謂功能方面的病變,是指在表位、淺層,衛分、氣分階段,如氣郁不舒、木土不和、肝郁氣滯,停痰、停飲,胃腸消化欠佳等所導致的疾病。用疏調解郁即可改善這些功能性疾病。

所謂本質性病變,是指本質陽虛、命門火衰或陰虛陽亢等,或病在營分、血分以及陳痰久郁阻于絡脈,癥瘕、積聚、腫瘤等一類疾病。另外,久病邪深入于肝腎,下元久虛,慢性消耗性疾病,需要用滋補、培元等方法者,皆可以認為是本質性疾病。

臨床診脈所見,浮中與按沉所得脈象往往有迥然不同者,一般來說,浮中見其標象,按沉得其本質,若診脈能辨別浮中與按沉之異,則病之表里、寒熱、虛實,縱其錯綜復雜,亦必無遁矣。

古之名醫多重視沉取至骨以察其真,如朱丹溪《澀脈論》云之:澀之見固多虛寒,亦有痼熱為病者,醫于指下見有不足之氣象,便以為虛,或以為寒,孟浪與藥,無非熱外,輕病必重,重病為死者多矣,何者?人之所藉以為生者,血與氣也,或因憂郁,或因厚味,或因無汗,或因補劑,氣騰血沸,清化為濁,老痰宿飲,膠固雜揉,脈道阻塞,不能自行,亦見澀狀,若査取至骨,來似有力,且數,以意參之于證,驗之形氣,但有熱證,當作痼熱可也?!?/p>

澀緣血少或亡精,因多虛寒,然按之至骨反有力且數,以此而知其斷非虛寒可比,此乃老痰瘀血,阻塞脈道使然,郁久化熱,深伏于里,故曰痼熱,言其深且久也。若不沉取骨至,何以辨此痼熱之證哉?此前賢診脈之精髄所在也。

紹琴幼承庭訓,及長,歷隨數名醫臨診,每嘆諸師診脈之精湛,迄今潛心研討五十年,悟得診脈必分浮、中、按、沉四部,浮中為標,按沉主本,二部之脈不同,則必參舌,色、證,以辨其真假、主次、緩急,以定其何者宜先治,何者當后醫,何者須兼顧,何者可獨行。脈象一明,治則隨之,有如成竹在胸,定可穩操勝券矣。

本文摘自《燕山醫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