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古竹齋 / 待分類 / 活文物探密考紀系列之"臨安知府王佐...

0 0

   

活文物探密考紀系列之"臨安知府王佐與杏壇碑記"

原創
2019-04-22  寶古竹齋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朱思宇

前序

活文物,不僅只是年代久遠的代名詞和古老歷史的見證者,還應該有其歷史價值、文化價值、藝術價值、學術價值及傳承價值;既不僅是博物館中的觀賞品,又不僅是建筑中的陳設,而是現實生活、工作及事業中的啟蒙者與覺悟者;是鮮活的,有生命力的,也是有文化與學問、有思想和靈魂的;更重要的是能與時俱進,不僅為當代更是現在及未來學習運用和啟發感悟的,都泛稱為活文物,也是探密的方向與考紀的范疇!

發掘者/朱思宇

 

臨安知府王佐何許人?

    "孔圣弦誦遺像贊碑" 三百多年留下的重重團,能夠水落石出,其探密與考證的來龍去脈,當從查找云南《臨安府志》說起,既然 "孔圣弦誦遺像贊碑"最初就是放在西郊杏壇中的,我們就從歷代關于杏壇修建方面的史料查起,我們翻閱臨安府志及建水縣州志的所有史料,查閱整個明史文獻、云南通志、滇志、滇略與建水有關的所有文獻書籍史料,從而僅僅找到非常簡短的兩條線索: 一是《臨安府志卷之六》,天順六年知府王佐筑杏壇射圃; 二是《臨安府志卷之十一》秩官,臨安知府、天順王佐、江西人;從以上兩條線索,我們得出三條結論: 一是大明天順間,江西王佐出任臨安知府;二是天順六年,他作為臨安知府,主持修建了臨安府文廟杏壇和射圃; 三是 "孔圣弦誦遺像贊碑"應該也是天順六年在修建杏壇射圃時,一起創作立碑的。

    從而我們又從江西省相關史料查找關于王佐方面的記載,發現同時代的吉州就有好幾位王佐,相互之間交叉難辨,實在無法再查下去;接著我們又從明實錄著手查找關于王佐方面的史料記載,發現又有很多位王佐出現,更是錯綜復雜,混淆不堪,查找王佐的史料更是舉步維艱;我們查找團隊,一籌莫展,整個為解開 "孔圣弦誦遺像贊碑"何朝何年何人作的工作陷于了僵局。大家非??嗄漳芽爸?,突然從《江西吉安府志》查到非常有用的信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功夫不負有心人。

《萬歷吉安府志》卷十九記載:王佐,字功載,吉水人,宣德丁未進士,選庶吉士,授刑部主事,歷員外郎,中居職辨冤獄,活無辜死者百余人,奉命錄囚蘇浙,多所平反。雖久任無躁進意,天順間出守臨安,至則撫夷獠,戒軍衛,以德濟威,軍民咸戴之。事載《臨安德政碑》。從吉安府志中記載,我們得出五條結論:一是王佐作為刑部官員,功績十分顯赫,在蘇浙處理了上百期錯案寃案,非常了不起;二是天順間,王佐出任了云南臨安知府,這和臨安府志記載:臨安知府,天順間王佐,江西人,與歷史記載百分百吻合;三是王佐來臨安出任知府,是朝延特派,并且委以重任;四是天順間臨安知府王佐,為江西吉水人;五是王佐任臨安知府期間,軍功民戴,成就政功卓著,并為他立了《臨安德政碑》,這在臨安歷代知府中,還是少之又少的,非常值得贊嘆和恭敬。

因為上面提到,王佐事跡載于《臨安德政碑》,我們就把視線放在了在建水查找這塊石碑上,我們踏遍了建水古建古剎、大巷、古城與新、區與鄉,走遍田間地頭,都沒有找到《臨安德政碑》,不知道被毀被埋還是被藏,至今都未找到,但我們還會一直尋找,直到水落石出的那天。我們歷經千辛萬苦,目前雖然還沒有找到《臨安德政碑》,但是我們又有新的重要發現,竟然在建水文廟的東碑廊找到了時任臨安知府吉水王佐親自文的"臨安儒學新修杏壇記碑",這對于我們團隊來說,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天大的回報與恩賜,這也印證了老古人的一句話:"人在做事,天在看,人不還你,天都會給你"。我們整個團隊,喜出望外,終于覺得以前所有的苦累與付出都是值得的,這也是我們后來能順利解開塵封三百多年"孔圣弦誦遺像贊碑"團的關鍵所在。

我一口氣讀完了此碑,猶感天清氣朗,沁人心脾;又如高山流水,執地有聲;既能從儒雅之文采中,透露出氣勢磅礴,宏偉壯觀之大乘氣象;又能從大道之行,感悟出古今之所為所不為之德道簡行;行文提到遠古、當代、現在及未來,真是出神如化,乃一語貫之,道法自然也!又一尊世間稀罕的活文物被探密發掘了,他是那樣鮮活的生命力,散發著萬丈光芒,更是充滿文化、思想和靈魂,真不愧是勤慎士大夫之所為矣!整尊碑,行文精達極致,融合了儒道易,形成了自己的自學之道,非常廣博高深,目前無法釋譯,只能按碑文全錄如下,供大家鑒賞領略罷了!

臨安儒學新修杏壇記

賜進士、中順大夫、臨安府知府、前南京刑部郎中署部事、吉水王佐

鄉貢進士、承直郎、臨安府通判、吳興吳遂書丹

賜進士、奉議大夫、臨安府同知、前通政司右通政、云中劉文篆蓋

天地之道,高明博厚,至誠無息??鬃?,天下之大圣人也。其道即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道,其神化上下與天地同流。故曰: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然其動靜語默,無非至教。粵若游詠洙泗之間,坐于杏壇之上,弟子侍側,圣人弦琴而歌,天下后世至今傳誦之。仰止杏壇,猶可想見圣人渾然天地氣象于千載之上也。

 

臨安為滇南大郡,學宮燃甲于他郡。數年來,人才彬彬輩出,與中齒。獨杏壇故址歲久益圮,未有能修復之者,蓋有待也。歲辛巳春,適僉憲平涼張公按臨,浩然有創修意。既而紹興羅公至,顧贍其地,慨然即欲成功。時有尚義若柴庸者,聞而樂助之資。佐與指揮使萬公暨諸僚寀,相與協心殫慮,捐俸贊襄。乃命諸生董其事,不日鳩工,逾月壇成。佐間得圣人弦誦遺像,用于镵麗牲之石,以啟后之人之瞻仰。他日臨安士子有自學而登庸者,著聲四方,則杏壇不為徒設矣!而于朝廷作養之恩,亦不負矣!幸其勉之。于是立碑以紀歲月,凡有功是役者,姓名具列諸碑陰。

謹再拜而獻頌曰:于維圣人,聰明仁知。祖述憲章,先后一揆。于維圣道,大如天地。無時不然,無遠不至。圣人之心,化育無二。坐于杏壇,群賢列侍。鼓瑟而歌,道德漸漬。金聲玉振,垂教萬世?;拭髕粼?,列圣臨御。道學日明,道統日著。維此臨安,軍民所止。夷風既殄,民知禮義。學有杏壇,未獲修理。不有達人,孰克承志。有賢僉憲,臨學顧視。俾弘其規,俾廓其址。佐也小生,惟道是企。謀及僚屬,贊襄厥美。乃筑乃斫,棟梁聿舉。僦工用材,民不知費。厥功告成,歲月斯紀。后有作者,是承是繼。

?將軍、臨安衛指揮使、豫章萬僖  華嵩李鎧

臨安府儒學訓導王魁

文林郎、臨安府推官、宜陽劉塤  經歷李淮清

知事王慶  照磨璩琛  司獄涂讓

奉訓大夫、建水州知州徐景云  吏目白清

大明天順六年歲次壬午夏六月朔日甲子立石

碑陰

凡列名于碑者捐俸有差

臨安衛中左所千戶單雄

所鎮撫柴庸

填丹生員楊永寧

填篆舍人萬子賢

畫工魯宗

董事生員  許琛  沈安  劉钀

木匠陳子亨

泥水匠禇亮

冠帶把事趙彥才裝頂

鐫工許宗政  許成  許杰  韓貴

知府提調

備注:為了方便閱讀,僅將碑文中的繁體字,改為了簡體字。

大家好好閱讀以上碑文, 再結合我上篇發布的文章"活文物探秘考紀系列之孔圣弦誦遺像贊碑" ,三百多年的孔圣弦誦遺像贊碑團,采用以碑推碑、以碑解碑的方法,也就自然迎忍而解了!這是清康熙臨安知府黃明,在頭有點昏,胸口有點悶,晚上也睡不著覺時,跟至誠至敬的大明天順臨安知府王佐,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也讓我們后輩不至于失業,有事可為而已!

王佐在云南臨安府的重大貢獻及成就

1. 出守云南臨安知府期間,至則撫夷獠,戒軍衛,以德濟威,軍民咸戴之。事載《臨安德政碑》,就是對他最大的肯定與嘉獎。

2.主持精心設計文廟杏壇射圃外,還創作了《孔圣弦誦遺像贊碑》,當今杏壇中所供的弦誦遺像贊碑就是他當年所作,現已是文廟中重要的活文物和經典藝術之作。

3.是后來臨安府能成為一榜半臨陽,滇南鄒魯和文獻名邦的重要奠基人與貢獻者;重修臨安府儒學科甲題名碑記提到:“因考此石立于天順六年,諸賢姓名前此者固已登記,繼此者尚未鐫附而方來者又不可量。原碑隘小,呵護著亦自知其不能容,撲臥湮沒,以俟今日闊大而鼎新之,必有所以使之者也?!貝碩嗡得髁?,天順六年就立了臨安府儒學科甲題名碑,且前此者固已登記,繼此者尚未鐫附,證明王佐在任臨安知府的天順間,就已經科甲興燃,名不勝舉了。

4.是建水陶瓷文化根基的締造者與文人藝術陶瓷的創始者;從重修五顯廟碑記中記載:“肇建于皇明正統中年,一修于天順年,再修于天啟年,迄今幾三百禩。自有此祠,不唯遷人墨客藉以登覽,舒暢心悜,即文人學士亦多潛養于茲,以為舊飛之地。其祠之下居人數百戶,名曰“碗窯”?!貝喲碩沃械彌?,大明朝天順年,時任臨安知府王佐第一次主持修建了五顯祠廟,自從有了該祠廟,無數文人墨客就登覽潛養于茲了。

5.在任期間,一邊忙碌軍政要務,一邊還勤編慎校歷代格古要論文集,耗時四年多時間在云南臨安府編撰了影響古今中外的《新增格古要論》學術專著,加上刻排版校樣又花了三年時間,并天順六年徐氏善得堂付梓出刊,明成化增印本。

6. 王佐《新增格古要論》現已成為世界各大博物館文物鑒定與中國文物講解的重要文獻參考和權威推崇。

7. 是當今建水能成為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和全國重點風景名勝區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其編撰的《新增格古要論》學術專著,將是建水古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和打造5A景區的重要文化根據與核心藝術支撐。

從上可知,時任知府的王佐堪稱臨安府署靈魂人物,除至則撫夷獠、戒軍衛、以德濟威,軍民咸戴之外;還主持文廟杏壇射圃,創作了《孔圣弦誦遺像贊碑》;天順年第一次主持修建了碗窯五顯祠廟,為建水陶瓷的文化根基與文人藝術陶瓷奠定了堅實的基??;開創了與中州齒的先,耗時四年多時間編撰了影響古今中外的《新增格古要論》學術專著,同時大振臨安文風、學風與書風,傳授了不少書繪畫的至真大道,為后來的一榜半臨陽、滇南鄒魯與文獻名邦打下了牢固的根基。其政績功勛卓作,備受軍民愛戴,還為他立了《臨安德政碑》,此碑不知被毀被埋還是被藏,我們一直在尋找,至今還未找到。若今后實在找不到,作為建水歷史文化名城的歷史文化古跡,為他重立《臨安德政碑》也是非常必要與值得的。

 
后記

臨安知府王佐

    王佐,字功載,號竹齋,江西吉水人,宣德丁未進士,選庶吉士,授刑部主事,歷員外郎,中居職辨冤獄,活無辜死者百余人,奉命錄囚蘇浙,多所平反。雖久任無躁進意,天順間出守臨安,至則撫夷獠,戒軍衛,以德濟威,軍民咸戴之。與此同時,還在云南臨安府編撰出刊了享譽古今中外的格古學專著《新增格古要論》。王佐以勤慎著聞于士大夫久矣,朝廷推恩,封其父為刑部主事,母亦封為太安人,皆賜之敕命。事載《臨安德政碑》。以上所有學術成果,皆由王佐格古學課題組昆明善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全體成員共同挖掘考證研究而成,在此對所有支持幫助付出的人員深表感恩與謝意!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