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a / 律師管理 / 執業風險|“律師偽證罪”案例12篇(刑事律...

0 0

   

執業風險|“律師偽證罪”案例12篇(刑事律師必看)

2017-06-25  春秋a

pk10官网开奖结果查询 www.oivyya.tw 目  錄

1.朱某甲辯護人妨害作證案

——因在當事人與其親屬間傳遞含有威脅、引誘證人作偽證內容的紙條而獲罪

2.張耀喜辯護人妨害作證無罪案

——無充分證據證明被告人具有妨害作證的直接故意而無罪

3.李周明辯護人妨害作證案

——在刑事和解過程中,律師因起草包含不實內容的情況說明材料交由被害人抄寫而獲罪

4.劉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

——辯護人與檢察官、法官勾結買通鑒定人作虛假鑒定意見獲罪

5.傅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

——律師帶當事人親屬冒充實習律師在看守所會見,并默認當事人親屬傳遞立功線索獲罪

6.宴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

——律師與民警串通向犯罪嫌疑人提供立功線索,雙雙獲罪

7.車某某包庇案

——律師接受同案犯資金,暗示當事人不要供述同案犯被控辯護人妨害作證罪

8.邱某某偽造證據案

——律師勸說犯罪嫌疑人作虛假陳述,并將會見筆錄交犯罪嫌疑人親屬核對口供,被定罪免罰

9.周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

——律師在調取證言后私自在筆錄中添加違背證人意思的內容后提交法庭,被定罪免罰

10.陳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

——辯護律師幫助偽造沒有作案時間的證據,被定罪免罰

11.接某某辯護人妨害作證案

——律師以“誘導設問”方式引誘證人作偽證,并在會見時傳遞串供信獲罪

12.范某辯護人妨害作證案

——律師以“誘導設問”方式引誘證人作偽證,并在會見時傳遞串供信獲罪

 

1.朱某甲辯護人妨害作證案——因在當事人與其親屬間傳遞含有威脅、引誘證人作偽證內容的紙條而獲罪

案件索引:2016)魯08刑終57

 

案情簡要:被告人朱某甲系山東某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2014628日朱某甲接受被告人卓某的委托,擔任其丈夫步某甲涉嫌貪污、受賄一案的辯護人。朱某甲第一次會見后,向被告人卓某表示可以寫一些內容與案情無關的紙條捎帶給步某甲看。朱某甲閱卷后準備會見時,卓某將事先寫好的涉及案件內容的紙條交予朱某甲。朱某甲在會見時將該紙條傳遞給步某甲,經步某甲要求朱某甲又將步某甲在該紙條背面書寫的找相關證人按走訪、借款作證涉及案情內容的紙條帶出羈押場所,后轉交給了卓某。被告人朱某甲另將其記錄的涉及案件內容的會見筆錄復印給了卓某,卓某在朱某甲會見步某甲時,將朱某甲留在車內的步某甲案卷材料中的證人證言部分進行了復印。

    期間,被告人朱某甲與卓某就證人徐某乙、王某證言對步某甲案件的利弊進行分析,朱某甲告知卓某如要證明步某甲與王某有借款關系,借款要有憑證或有證人,這事就好辦了;證人徐某乙的證言漏洞、疑點很大,需要核實真偽,如徐某乙能夠按走訪作證,其將重新取證。后被告人卓某按照步某甲書寫紙條和朱某甲對證人證言的分析建議,找到證人徐某乙,并將朱某甲帶出的步某甲所寫的含有檢舉揭發相威脅內容的紙條出示給徐某乙看,質問徐某乙在檢察機關怎么作的證,要求徐某乙按單位走訪沖賬作證,后徐某乙以回憶起來了存在這種情況為由同意按走訪作證,卓某遂將徐某乙同意按走訪作證之事告知朱某甲并要求朱某甲盡快調取、固定徐某乙的證言,朱某甲遂向曲阜市人民檢察院提出重新調取徐某乙證言的申請。徐某乙在曲阜市人民檢察院向其復核證言時將卓某找其作證之事告知了曲阜市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后,曲阜市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從卓某住處搜繳了朱某甲為卓某、步某甲捎帶傳遞的紙條、復印的會見筆錄及卷宗材料等物品,次日曲阜市公安局對卓某妨害作證一案立案偵查,并對卓某采取了強制措施。2015年929日,被告人朱某甲利用會見之際將卓某因涉嫌妨害作證被刑事拘留及證人徐某乙同意按單位走訪作證之事告知了步某甲。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朱某甲作為刑事案件的辯護人,在刑事訴訟活動中意圖為其辯護案件的當事人減輕刑罰,為當事人及其家屬傳遞含有威脅、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者作偽證內容的紙條,并由被告人卓某找到相關證人,意圖讓證人提供虛假證言,該行為已經侵犯了正常的司法秩序,被告人朱某甲、卓某的行為均已構成犯罪。朱某甲在犯罪中情節較輕,以辯護人妨害作證罪判處被告人朱某甲免予刑事處罰。上訴后,二審維持原判。

 

簡評:辯護律師在會見過程中傳遞紙條、將案卷材料復印給當事人及其親屬具有巨大的法律風險,應當引以為戒。但是本案中,律師并未接觸證人,更談不上威脅、引誘證人作偽證,也沒有教唆委托人威脅、引誘證人作偽證,只是將案情利弊向委托人進行了分析;在得知證人有新的證言后并未直接調取,而是申請檢察院調取,應該說是比較謹慎的。本案僅因傳遞紙條而定罪,妥當嗎?法院認為:被告人傳遞紙條,“由”被告人卓某找到相關證人,“意圖讓證人提供虛假證言”。僅“意圖”即可構成犯罪,這樣的說理難以服眾。

 

2.張耀喜辯護人妨害作證無罪案——無充分證據證明被告人具有妨害作證的直接故意而無罪

案件索引:2000)衢中刑終字第55

 

案情簡要:張耀喜接受陳玲明的委托,擔任陳林鴻盜竊一案的辯護人。1999326日、420日,上訴人張耀喜先后二次會見了陳林鴻?;峒?,陳林鴻對指控其19981230日參與盜竊的事實作了翻供,稱其與李洪濤一起打撲克。之后,上訴人張耀喜向陳玲明介紹了陳林鴻盜竊案的基本案情和同案嫌疑人韋永亮在逃及李洪濤證言在陳案中的重要性,并要求陳玲明找到李洪濤。同年420日晚,上訴人張耀喜在陳玲明家向李洪濤調查取證,并制作了調查筆錄。在制作調查筆錄時,上訴人張耀喜將其一人調查寫成其與何從政兩人調查,在陳玲明家調查寫成在李洪濤家調查,并要求李洪濤有人問起調查情況時說兩個人在李洪濤家調查。李洪濤向上訴人張耀喜作了其于19981230日晚與陳林鴻在一起打撲克的證言。同年429日,上訴人張耀喜將李洪濤的證言提交給法庭。同年54日,上訴人張耀喜再次會見陳林鴻,將李洪濤所作的證言與陳林鴻就陳案所作的供述在時間問題上不一致的情況反饋給陳林鴻。次日,陳林鴻在庭審中作了與李洪濤所作證言相同的供述。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張耀喜在擔任盜竊案犯陳林鴻的辯護人,參與該案一審訴訟期間,為了使陳林鴻的盜竊數額從巨大降為較大,減輕其罪責,利用誘導性的設問方式,誘使證人李洪濤作了違背事實的偽證;且為了該偽證得到法院采信,又將偽證的內容透露給陳林鴻,使陳的供述與李的“證言”相統一,其行為已妨害了刑事訴訟的正常進行,構成辯護人妨害作證罪,判處被告人張耀喜有期徒刑一年。

二審法院認為,判斷上訴人張耀喜的行為是否構成辯護人妨害作證罪,首先應分析其是否具有妨害作證的直接故意。而認定張耀喜主觀上具有妨害作證的直接故意,必須以認定張耀喜當時已明知陳林鴻就其盜竊一案進行翻供所作的陳述是虛假的,以及明知陳林鴻、李洪濤于1998年1230日不在一起打撲克,卻授意、唆使或引誘李洪濤作虛假陳述為前提條件。而現有證據卻尚未達到這一證明要求。因此,改判被告人無罪。

 

簡評:調查取證程序不規范是律師執業風險重要來源。本案中,張律師取證的地點在委托人家中、且獨自一人調查,然而在制作調查筆錄時又作了不實的記載,本身隱藏了風險。另外,本案被告人被追訴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其取證時采用了誘導式發問。為避免風險,律師調取證言一般應由兩名律師調取并有無利害關系的人作見證人,證人應當單獨詢問,在詢問方式上應當盡量采用開放式的問題。

律師對于調取的證據應當進行審查判斷,而不是直接提交辦案機關。本案中證人提供證言稱案發時間其與陳林鴻在一起打撲克,一般來說一起打撲克不會只有兩人,如果律師調取證據時了解一起打撲克的人員名單,并在事后進行核實,也許可以降低自身風險。

 

3.李周明辯護人妨害作證案——在刑事和解過程中,律師因起草包含不實內容的情況說明材料交由被害人抄寫而獲罪

案件索引:2016)粵0607刑初25

 

案情簡要: 2015315日,湯某乙李某擔任其兒子湯某丙涉嫌強奸一案的辯護律師,辯護期限至一審結束。次日,被告人李某去禪城區看守所會見被羈押的湯某丙,湯某丙否認案發當晚曾與被害人黃某發生性行為,并告知李某被害人黃某的聯系方式存于其手機中,要求其家屬或者李某聯系被害人取得幫助。被告人李某將該信息告知湯某乙,后湯某乙與弟弟湯某甲通過其他人聯系到黃某,并約黃某來佛山見面。 2015317日,公安人員向湯某丙告知黃某陰道拭子、宮腔拭子、底褲剪片上檢見的人精斑STR分型結果均與湯某丙血樣的STR分型結果相同這一鑒定結果。2015318日上午,黃某在湯某乙、湯某甲的帶領下到達李某所在律所,隨后李某要求單獨與黃某進行談話。期間,黃某表示因醉酒不知道當晚的情況,只是之后根據種種情況分析湯某丙應該沒有與其發生性關系,并寫下了一份內容大意為“因醉酒不知道當晚的情況,根據情況分析湯某丙沒有和我發生性關系”的《情況說明》。之后,湯某乙、湯某甲在李某的授意下帶領黃某向公安機關遞交該《情況說明》,被公安機關拒收,同時,公安人員向黃某告知了上述鑒定結果。

        2015年318日下午,被告人李某在禪城區看守所會見湯某丙時,湯某丙告知被告人李某,公安人員向其出示的鑒定結果顯示被害人陰道內的精子與湯某丙的血液一致,說明其和被害人發生了性關系。當晚,被告人李某在與湯某甲商量時授意湯某甲勸說黃某出具一份諒解書。次日,湯某甲帶領黃某到被告人李某的辦公室,由黃某在被告人李某事先打印好的一份內容大意為“湯某丙在醉酒的情況下與黃某發生性行為,黃某已原諒湯某丙不再追究湯某丙法律責任”的諒解書上簽名,黃某簽名后將前述《情況說明》原件交回給被告人李某保存。2015322日,被告人李某與湯某甲商量后,同意起草打印一份內容大意為“案發當晚黃某是自愿與湯某丙發生性行為”的《鄭重說明》材料。次日,被告人李某將該材料交給了湯某甲,湯某甲將該材料轉交給湯某乙。當晚,湯某乙在羅某的陪同下與黃某吃飯,期間將該《鄭重說明》材料交給黃某抄寫?;頗吃誄瓷鮮觥噸V廝得鰲凡牧鮮北硎靜牧夏諶縈朧率擋環?,但經過湯某甲、羅某的勸說、乞求,仍抄寫了上述與客觀事實不符的材料。

        2015年330日,被告人李某將上述《情況說明》及黃某的《鄭重說明》抄寫材料上交到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檢察院,并向該院申請羈押必要性審查,請求對湯某丙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檢察院在收到材料后發現被告人李某有指使被害人黃某作偽證的重大嫌疑, 因此案發。 20151112日,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以犯強奸罪判處湯某丙有期徒刑三年。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李某無視國家法律,身為辯護人,在刑事訴訟中故意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其行為構成辯護人妨害作證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

 

簡評:本案律師在偵查階段未經辦案機關批注向被害人取證,且受害乙方是強奸案件的女方,應該說具有極高的風險,且取證程序明顯是違法的。律師先后起草未發生性關系的情況說明、雙方系酒后亂性的諒解書、雙方系自愿發生性關系的鄭重說明,其實可以看出三份證據之間是相互矛盾的(雖然三份材料最終是被害人自己抄寫、簽字,其中又有被告人家屬對受害人的勸說、懇求、引誘,甚至改變了律師起草的部分內容),律師仍然將這些材料提交辦案機關,把自己置身于危險的境地。

不過,本案定性仍有疑點:首先,律師起草情況說明時并不知道當事人與被害人之間是否發生性關系,因此不存在其教唆被害人作偽證的前提;其次,律師起草的《鄭重說明》未查獲,是否包含雙方系自愿發生性關系等內容存疑;再次,律師起草《鄭重說明》后并未接觸受害人,而是交給委托人,其有沒有教唆委托人引誘、祈求被害人作偽證存疑。又次,法院裁判理由中也承認律師并未直接引誘被害人作偽證,“但其在與湯某甲商量后打印內容大意為‘案發當晚黃某是自愿與湯某丙發生性行為’的《鄭重說明》材料交給湯某甲轉交黃某抄寫,利用黃某對湯某丙及其家屬的同情心和湯某丙家屬想幫湯某丙冼脫罪名或者減輕處罰而求助于黃某的行為,引誘黃某完成自愿與湯某丙發生性關系這一違背事實的意思表達,并在黃某咨詢抄寫材料是否有法律責任時明知該抄寫材料不屬實而答復稱只要寫事實就沒有問題,暗示黃某堅持自愿與湯某丙發生性關系的觀點?!狽ㄔ核坪躒銜墑γ髦腥嘶嵋氈緩θ俗髦ざ?,就是一種間接引誘,這樣的說理也是很牽強的。且從上述表述來看,律師并沒有引誘被害人作偽證的直接故意。另外,從法律適用來看,將刑法306條規定的“證人”是否包括被害人,在法律解釋上仍有爭議。

 

4.劉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辯護人與檢察官、法官勾結買通鑒定人作虛假鑒定意見獲罪

案件索引:2000)衢中刑終字第55

 

案情簡要:×在任塔城市人民檢察院公訴科訴科科長期間,因辦理王圍涉嫌故意傷害、引誘、教唆他人吸食毒品、窩藏犯罪案時,應李忠慶的請托,與王圍辯護人劉××共謀,通過重新鑒定達從輕處罰王圍之目的。后史×告知時任塔城市人民法院刑庭庭長古××予以配合。在劉××向法院遞交重新鑒定申請,古××出具了重新鑒定委托書。因李忠慶與劉明新買事先買通鑒定人,鑒定部門只對被害人金星光的部分傷情進行了鑒定,將金星光輕傷改為輕微傷。致使王圍的故意犯罪未予追究。事后史×收受李忠慶價值1363元物品。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劉××作為一名律師,在接受被告人王圍的委托后,為使王圍開脫罪責,通過買通鑒定人,弄虛作假等手段,將被害人金星光的傷情由輕傷改為輕微傷,致使被告人王圍故意傷害罪未被追究,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上訴后,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簡評:勾兌有風險。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5.傅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律師帶當事人親屬冒充實習律師在看守所會見,并默認當事人親屬傳遞立功線索獲罪

案件索引:2014)淮刑終字第00062

 

案情簡要:傅某某系鄭某乙故意殺人罪一案辯護人。20013月,被告人鄭某甲(系鄭某乙之姐)、韓某甲(時系鄭某乙之妻)等人為使鄭某乙得到從輕處罰不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四處打探,為鄭某乙制造“立功”而尋找到可供鄭某乙檢舉揭發的他人犯罪線索。隨后,在征得鄭某乙辯護人被告人傅某某的同意后,韓某甲借傅某某在看守所會見鄭某乙之機以扔紙條的方式將廖某某入室搶劫案情及廖某某個人信息、住處等線索傳遞給鄭某乙?;裰梅缸鏘咚骱?,鄭某乙于2001420日向淮北市中級人民法院檢舉。后韓某甲在鄭某甲和被告人張某某(時系鄭某甲男朋友)的陪同下隨司法機關人員前往宿州市,由韓某甲指認將廖某某抓獲。在案件審理期間,檢察機關發現鄭某乙羈押時間在廖某某實施搶劫時間之前,檢舉線索來源存在問題,遂對鄭某乙檢舉線索來源的真實性進行調查。當得知檢察機關在調查此事后,鄭某甲、韓某甲等人又商議利用之前曾與鄭某乙關押于同一監室的被告人李某甲假冒是檢舉線索的提供人,并讓其出去躲藏,并為其提供住所、資金。之后,在征得傅某某同意后,鄭某甲跟隨傅某某一起到看守所會見鄭某乙,讓鄭某乙謊稱檢舉線索是其以前同監室的李某甲提供的。李某甲為躲避司法機關調查而長期在外躲藏。為進一步掩蓋鄭某乙檢舉線索來源真相和本案各被告人的上述行為,韓某甲、傅某某經商議后,在檢察機關調查時謊稱系傅某某帶鄭某乙的口信讓韓某甲找“小強”(即廖某某)地址的,妨害司法機關對舉報線索真實來源的調查。上述各被告人的行為,最終造成鄭某乙被認定為有重大立功表現,予以從輕處罰,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案發后,被告人高某某、傅某某經電話通知分別于2011107日、1130日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并如實供述了作案經過;被告人張某某于20111130日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并如實供述了作案經過。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傅某某等人在司法機關進行刑事訴訟過程中,為違背事實減輕鄭某乙的刑事責任,為鄭某乙制造檢舉立功而搜集、提供、傳遞他人犯罪線索或提供其他幫助,使本來不為鄭某乙所知悉的他人犯罪線索為鄭某乙掌握,導致鄭某乙通過內外串通而偽造了其本人通過正常來源獲取他人犯罪線索并檢舉揭發的立功證據,實現了重大立功,并獲得從輕處罰,情節嚴重,七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幫助偽造證據罪。傅某某系從犯,且取得被害人諒解,免予刑事處罰。上訴后,二審維持原判。

 

簡評:律師讓非律師(冒充律師或實習律師)參與會見,被稱為“律師會見十大禁忌”之一,其風險可想而之,而本案律師讓當事人的姐姐冒充實習律師參與會見正觸犯了這一“禁忌”。本案律師因十年前的違規執業行為被定罪(免罰),可悲可嘆。本案涉及一個重要理論問題——有身份者和無身份者共同實施犯罪行為該如何定罪?理論上對這一問題有不同的觀點:主犯說認為,共同犯罪中發生無身份者與有身份者競合時,不能單純地以有身份者的身份定性,而是應該根據主犯犯罪的基本特征來決定;分別定罪說認為,無身份者與有身份者共同實施犯罪行為,應該按照非身份犯與身份犯分別定罪;實行行為說認為,應當根據實行犯實行行為的性質來決定,不以其他共同犯罪人在犯罪中可以出現分別定罪的情況,其標準在于無身份者是否利用有身份者的身份犯罪,反之,則應分別定罪。本案中,檢察機關認為傅某某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而其他被告人構成幫助偽造證據罪,采用的是分別定罪說。而法院認為被告人均構成幫助偽造證據罪,采用的是“主犯說”。

 

6.宴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律師與民警串通向犯罪嫌疑人提供立功線索,雙雙獲罪

案件索引:2009)宜中刑終字第00096

 

案情簡要:200712月,罪犯王某某因涉嫌受賄罪被羈押于秭歸縣看守所。2008223日,王某某的妻子白琳委托湖北三立律師事務所注冊律師晏某某擔任王某某的辨護律師并支付8000元的辯護費,同時簽定《補充委托協議》,要求使王某某判處緩刑或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于同日支付給晏某某10萬元的風險代理費。為使王某某達到檢舉立功的條件,晏某某與到云集刑警中隊民警高某某達成協議,由高某某提供立功信息材料,王某某的妻弟楊某某再支付6000元的信息費用。2008317日,高某某告知晏某某其有一個立功信息并將高某某承辦的,周某某1助力車被盜案件的涉案信息透露給晏某某。同月20日,晏某某到秭歸縣看守所會見王某某時,將上述案件信息告訴王某某,同時囑咐王某某向秭歸縣看守所檢舉時,稱該線索來源于妻弟楊某某。321日,王某某向秭歸縣看守所“檢舉”了周雙林盜竊助力車線索。隨后,秭歸縣看守所將該“線索”交給宜昌市公安局監管支隊,并請求及時反饋情況,后案件線索轉至高某某處。2008522日晚,高某某在中隊辦公室填寫了給秭歸縣看守所的《監管大隊案件線索反饋函》,并將2008317日查獲購買贓車人的時間改為“2008327日”。2008523日上午,晏某某得知高某某在宜昌市仁和醫院住院輸液,即電話通知楊某某攜款同往探望。在晏某某的車上楊某某將準備好的6000元錢交給了晏,晏某某則在車上分給了高某某4900元信息費。案發后,宜昌市三峽壩區人民檢察院以徇私枉法罪對兩被告人進行追訴。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晏某某作為罪犯王某某的辯護人,在王某某案件的刑事訴訟中,從偵查階段到審查起訴階段,主動幫助王某某偽造立功材料的證據,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被告人高某某應被告人晏某某的要求幫助其在刑事訴訟中偽造證據,系共犯,也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兩人分別被處以有期徒刑一年,緩期一年。

 

簡評:刑事案件進行風險代理,違法了律師執業規范,是律師執業過程中應當規避的;而為了達到收取風險代理費的目的,不惜與民警勾結,積極主動的制造、購買立功線索,并傳遞給犯罪嫌疑人,無疑將自己至于危險的境地。本案同樣涉及“有身份者和無身份者共同實施犯罪行為該如何定罪”的問題。本案公訴機關以徇私枉法罪進行追訴,但最終法院認為兩被告均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對這一問題,本次匯集案例中有不同的判罰,可以結合起來研究。

 

7.車某某包庇案——律師接受同案犯資金,暗示當事人不要供述同案犯被控辯護人妨害作證罪

案件索引:2013)茂中法刑一終字第25

 

案情簡要:2011716日,凌某某(另案)指使并提供資金,由李某某(已判刑)糾集多人持刀傷害朱國瑜,致朱國瑜輕傷。2011721日,李某某被刑事拘留后,凌某某與被告人車某某在茂名市金墩大廈商議,凌某某將該情況告知車某某,提出聘請車某某擔任李某某的辯護人,叫車某某利用律師會見之機讓李某某不要供出砍傷朱國瑜是受到凌某某的指使,使凌某某逃避法律的追究。車某某答應并表示會做李某某思想工作,通過技巧去暗示李某某。此后,凌某某多次通過現金支付費用共計人民幣80000元給車某某,車某某幫助凌某某將其中的8000元用于支付給李某某在看守所的伙食費,20000元用于支付給李某某的親屬作為安撫費。2011725日至2012313日間,在李某某故意傷害案的偵查、起訴、審判、上訴、執行階段,被告人車某某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多次會見李某某,通過各種方式向李某某傳達凌某某很關心其和其家屬,并叫李某某不要亂說話,開庭時難以回答的問題可以申請由車某某代李某某回答。通過車某某多次誘導、暗示,李某某明確表示是他找人砍傷朱國瑜,不關其他人的事,編造凌某某不參與故意傷害案的虛假供述。公訴機關以辯護人妨害作證罪進行追訴。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車某某無視國家法律,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作假證明包庇,意圖使犯罪的人逃避法律追究,其行為已構成包庇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上訴后,二審法院認為車某某無視國家法律,明知凌某某是李某某等人故意傷害朱國瑜一案的幕后指使犯罪嫌疑人,為使凌某某逃避法律追究,而利用其律師身份接受凌某某提供的資金擔任李某某的辯護人,在多次會見李某某時積極使用暗示、利誘等方式誘導李某某作出虛假供述,掩蓋凌某某涉嫌故意傷害犯罪的事實,為司法機關依法查明案件事實制造了阻礙,侵害了司法機關正常的刑事訴訟活動,其行為已構成包庇罪,維持原判。

 

簡評:本案提醒律師在接受法律咨詢和委托是一定要核實咨詢人及委托人的身份,防止同案犯利用律師會見打聽案件情況、進行串供。另外,就本案來說,公訴機關以辯護人妨害作證罪追訴,這意味著將“被告人”解釋為刑法306條規定的“證人”,這種解釋明顯超出了立法本意(在著名的李莊案中也存在相同問題)。本案,法院最終以包庇罪定罪量刑。但這一定性也值得商榷——即使根據判決認定的事實,律師也只是“教唆”當事人不要供出同案犯的犯罪事實。而司實踐中,隱瞞同案犯犯罪事實,替其頂罪的行為一般不構成包庇罪,只是認罪態度問題。被教唆行為不構成犯罪,教唆者如何能構成犯罪呢?

 

8.邱某某偽造證據案——律師勸說犯罪嫌疑人作虛假陳述,并將會見筆錄交犯罪嫌疑人親屬核對口供,被定罪免罰

案件索引:2016)浙0784刑初917

 

案情簡要:201510月下旬,被告人邱某接受章某乙家屬的委托,擔任其辯護律師,后利用律師會見的機會,明知在押的章某乙(現已判決)所購美金系兜售給路人的前提下,仍向其轉達家屬要章某乙向警方提供虛假供述的方案及細節,章某乙在被告人邱某多次會見及勸說下,最終同意改變供述,并于2015113日向警方做出了將美金賣給陳某(另案處理)公司的虛假供述。被告人邱某將章某乙的虛假口供記錄下來,并將內容告知章某乙的老婆張某(另案處理),由張某于2015117日通知陳某按照被告人邱某記錄的內容,向義烏市公安局經濟偵查大隊提供虛假證言,企圖掩蓋犯罪事實,后被發現并予以立案處理。

 

裁判結果:被告人邱某在立案偵查階段,在犯罪嫌疑人家屬的請求游說下,利用其律師身份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時,幫助家屬勸說犯罪嫌疑人作虛假陳述,并向嫌疑人家屬提供虛假供述的相關信息,由家屬勸說證人提供虛假證言,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鑒于案件情節較輕,危害性不大,免于刑事處罰。

 

簡評:本案被告人是執業不久的年輕律師,且是第一次辦理刑事案件就因辯護人偽造證據罪被追究刑事責任,實在是可惜。從判決全文來看,邱某某一開始拒絕了章某親屬要求其勸說章某作虛假陳述的要求,但在當事人親屬的一再要求下沒有堅持原則,最終被追究刑事責任。這個案例告訴律師,對于當事人及其家屬不合法的要求一定要嚴詞拒絕,切不可因為礙于朋友面子、親信委托人的承諾保證以身犯險,須知“當事人,當事人,只有當事時才是人”。另外,本案還涉及另一問題——會見筆錄能否交給當事人親屬查看或者復???編者認為,對于這一問題,律師必須做好風險防范。當事人親屬通過律師提供的會見筆錄了解案情后,引誘、賄買證人作偽證,律師因此被刑事追訴的案例已經發生多起(如本次匯編的第一例案例)。這種情況下,如果當事人家屬在各種壓力下反水,指責律師暗示、教唆其找證人串供,律師恐怕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對于這樣的問題,編者建議可以多制作幾分會見筆錄:涉及案情的單獨做一份筆錄,不涉及案情的單獨作一份筆錄(如當事人在看守所生活方面有哪些需要等),不涉及案情的筆錄可以交當事人親屬。

 

9.周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律師在調取證言后私自在筆錄中添加違背證人意思的內容后提交法庭,被定罪免罰

案件索引:2004)青白刑初字第101

 

案情簡要:2003512日,原成都市龍某某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何遠俊因涉嫌貪污犯罪被成都市青白江區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同年516日,四川法典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某某、馮志榮接受犯罪嫌疑人何遠俊之妻陳家瓊的委托,擔任何遠俊在偵查、起訴、審判期間的法律幫助辯護人。被告人周某某于同年516日至27日期間,分別對原成都市龍某某業有限公司董事、辦公室主任曾某某、公司董事何某某、公司副總經理沈某某、原成都市青白江區糧食局局長王某某四位證人調查取證,并制作形成律師調查筆錄4份。調查取證結束后,被告人周某某在對證人王某某所作的調查筆錄中添加了“花了不少錢,油廠又沒攤。情況就這些?!?、在對證人、何某某所作的調查筆錄中添加了“所有費用我們一家攤起.反正花了不少錢。有4、50萬?!?、在對證人沈某某所作的調查筆錄中添加了“他花了多少我們都同意,何遠俊也不會貪污這個錢?!薄八蟹延夢頤且患姨?/span>.反正花了不少錢。有4、50萬?!薄盎瞬簧僨?,油廠又沒攤。情況就這些?!鋇扔爰觳煸褐縛睪臥犢∩嫦猶拔酃?/span>439,530.17元的犯罪事實直接相關的內容。被告人周某某對證人曾某某所作的調查筆錄曾某某未當場簽字。被告人周某某在該份筆錄上添加的主要內容在律師昝某某找證人曾某某簽字時,被曾某某劃去。案件進入審理階段后,周某某與另一位律師將上述證言提交法庭,但周某某未出庭。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周某某接受委托作為被告人罪犯何遠俊的辯護人,在刑事訴訟過程中對已經證人何某某、王某某簽字確認的證人證言故意采用事后添加的手段,增添了原證人證言中沒有的證言內容,且添加內容與何遠俊貪污犯罪事實直接相關,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鑒于情節輕微,免于刑事處罰。

 

簡評:由于言辭證據具有不穩定性和可變性的特點,律師調取證人證言等言辭證據需要十分謹慎小心。很多律師為避免證人翻證帶來的風險,在調取證言時采取錄音錄像,甚至進行全程公證的方式進行,值得借鑒。本案律師,在調取證言后又在筆錄中添加內容(如果法院認定的事實屬實)卻沒有要求證人進行重新確認,這樣的錯誤不可謂不低級。

 

10.陳某某辯護人偽造證據案——辯護律師幫助偽造沒有作案時間的證據,被定罪免罰

案件索引:2009)雙法刑初字第33

 

案情簡要:200310月,被告人陳某某接受阮某(已判刑)的委托,擔任其子阮某某于200389日涉嫌搶劫殺人案的阮某某的辯護人。阮某向陳提出,阮某某沒有作案時間,案發當天還在廣西,有證人可以作證。被告人陳某某認為如果有證據能證明阮某某沒有作案時間,就能為阮某某作無罪辯護。200311月,陳某某在阮某的陪同下到廣西鐘山縣對證人進行取證,在阮某的事先安排與授意下,證人證言均證實阮某某沒有作案時間。陳某某又向阮某提出是否有書證。阮某找一封孫某于2003731日寫給阮某某的信,但并沒有找到阮某某收到該信后的回信。陳某某明知孫某收到阮某某的兩封回信不是200388日、2003811日所寫,仍向阮某提出,如阮某某確沒有作案時間,回信可以由自己在會見阮某某時由其重新書寫,但不能用律師事務所的信紙,并講只要郵局有關系,郵戳日期也可以撥動。2004年元月,阮某找到孫某的父親孫某某,在孫某某的陪同下,從永州監獄孫某處取回了阮某某寫給其的兩封信并交給陳某某。陳帶著這兩封信及阮某從廣西帶回來的信紙與信封,在邵陽市第一看守所接見阮某某時,讓其重新仿寫了兩封信與信封,并將信的落款時間分別改為2003.8.82003.8.11。信件偽造好后,陳某某提出,信的內容和郵戳的日期都變了,如果有一天讓孫某辯認,孫某說與原來自己收到的信不一樣,那這兩封信就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偽造的事也會穿包,于是讓阮某安排前往永州,讓孫某當著干警的面進行辯認。20042月下旬或3月初,阮某與陳某某來到永州監獄,陳某某在監獄辦公室會見了孫某,要孫某對偽造好的兩封信進行辨認,詢問是否是當初從其手中取走的兩封信。孫某看過后雖然發現信件與原來的有諸多不一致,但出于哥們義氣,想幫助證明阮某某沒有作案時間,作了肯定的答復。陳某某要當時在場的監獄干警開具書面證明,但未得到同意。2004315日,陳煥文與阮住弟弟阮眾生來到永州監獄,通過關系找到監獄相關人員在偽造的信封上面寫了“該信從永州監獄會見室由干警轉遞”和“該信是從永州監獄六監區干警從會見室轉遞”字樣并加蓋了公章。這兩封信被提交給法庭,作為證據使用。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陳某某在擔任辯護人期間,伙同他人偽造證據,擾亂司法秩序,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偽造證據罪,鑒于案件情節,免于刑事處罰。

 

簡評:與大多數律師偽證案不同,本案律師不是在調取言詞證據時出事,而是輕信了當事人家屬及證人的證言,認為“如阮某某確沒有作案時間,回信可以由自己在會見阮某某時由其重新書寫”。為了讓當事人不在場證據更加充分,鋌而走險偽造信件,最終將自己送上被告席。此案告訴我們,當事人及其親屬為了脫罪很可能會撒謊,他們尋找的證人未必都是可靠的,需要仔細甄別。另外,律師經常批評重實體輕程序(只要結果正確,取證程序有點瑕疵不算什么),那么在自己調取證據時更應避免這種思維。因為,律師違法取證的成本實在是太高了。

 

11.接某某辯護人妨害作證案——律師以“誘導設問”方式引誘證人作偽證,并在會見時傳遞串供信獲罪

案件索引:2012)靈刑初字第00325

 

案情簡要:被告人接某原系安徽大澤律師事務所律師。2012210日,被告人接某擔任朱廣民受賄一案的辯護人后,在自己的辦公室和靈璧縣看守所,把了解的案情及證據情況分別向朱廣民之妻李彩、兒子朱玉等人及朱廣民透露,詳細分析了靈璧縣人民檢察院指控朱廣民的每一筆受賄金額的證據是否充分等情況,分別告知朱廣民、朱玉等人朱廣民收受孫某80萬元證據欠缺以及收受胡本巨60萬元沒有行賄人證明等情況。同月15日至16日,被告人接某住宿蕭縣“巴萊之星”賓館506房間,通過李彩、朱玉等人找證人調查時,引誘證人提供虛假證言。其中:向孫某調查時,讓孫某作證“打到朱玉卡上的80萬元,朱廣民已退回,錢是孫某自己開車拉走的”。孫某沒有同意按此要求證明。向李某甲調查時,讓李某甲出庭證明“那筆10萬元已退給李某甲”。因李彩在旁邊,李某甲礙于情面,同意出庭作證。向李某乙調查時,讓李某乙出庭證明“朱廣民到省市跑項目花過錢”、“朱廣民給過李某乙錢用于付招待費”、“單位招待用酒是朱廣民個人或親戚家的”。因李彩在旁邊,李某乙礙于情面,同意出庭作證并書寫證明一份。向朱某調查時,讓朱某證明“朱廣民到省里跑項目,從朱某的畫館拿過朱某的百十萬元字畫”,朱某知道接某的意思是想幫助朱廣民減輕罪行,因李彩坐在旁邊,礙于情面,就寫下證明。同月20日,被告人接某向本院遞交要求證人李某甲、李某乙、朱某等人出庭作證的申請及李某乙、朱某書寫的證明和李某甲、孫益波書寫的收條。同月28日上午,被告人接某把其準備到靈璧縣看守所會見朱廣民的消息告知朱玉。約10時許,接某在會見朱廣民時,得知朱玉已到靈璧縣看守所,遂到看守所院內朱玉的停車處將朱玉寫給朱廣民的否認收受孫某、胡本巨現金等內容的串供信拿回會見室并交給朱廣民?;峒崾?,看守民警從朱廣民的上衣內搜出該信,即案發。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被告人接某在擔任朱廣民受賄一案的辯護人參與刑事訴訟期間,為使朱廣民的受賄數額降低,減輕朱廣民的罪責,故意采用誘導設問的方式,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原有不利于朱廣民的證言,且以其辯護人的身份為朱廣民家人向朱廣民私自遞交與案件有關的信件,妨害了刑事訴訟活動的正常進行,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妨害作證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

 

簡評:本案律師在取證和會見過程中存在多處違規和不妥當之處:首先,調取證言時沒有單獨進行,而是在當事人親屬在場的情況下調取的;其次,調取證言時只有一人調取,同事就在附近而沒有一起取證,留下了隱患;再次,會見過程中傳遞信件,也是律師會見的大忌。另外,法院判決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律師采用了“誘導設問”的方式,引誘證人作出違背事實的證言,這其實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就像律師采用“眨眼睛”的方式引誘被告人翻供一樣荒唐。如果誘導式發問就構成犯罪,庭審中的律師和公訴人有幾個不是犯罪分子?

 

12.范某辯護人妨害作證案——律師“利用證人情面難卻的心理,誘惑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而獲罪

案件索引:2016)粵0204刑初14

 

案情簡要:被告人范某原系廣東懌勝律師事務所律師。韶關市武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控韶關市防洪建管中心原副主任歐某(已判刑)受賄一案進入一審階段后,歐某聘請被告人范某為其一審受賄案件的辯護人;被告人范某接受委托后,在自己的辦公室,通過歐某找證人姚某、潘某、黃某甲調查時,引誘證人提供虛假證言。其中,歐某把行賄人姚某帶到范某的辦公室,要求姚某將送給歐某的一筆行賄款5000元說成是他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的時間為姚某制作工程整改方案和進行技術指導的勞務報酬,范某對姚某調查時說這樣做對他沒有影響,并在未出示律師執業證書和律師事務所證明的情況下單獨給姚某制作了與事實不符的調查筆錄,讓姚某簽名并按指印。姚某礙于情面就在筆錄上簽名。同日下午及次日上午,歐某、范某以同樣的方式引誘另外兩名行賄人潘某、黃某甲制作了同樣與事實不符的調查筆錄,其中行賄人潘某知道是歐某與律師串通好了,但因為礙于情面不好意思揭穿,就按歐某、范某的要求在調查筆錄上簽名;另一行賄人黃某甲則是看到與歐某、范某是老鄉的份上,且律師范某也對他說對他沒有影響的情況下在筆錄上簽名了。201598日,韶關市武江區人民法院對歐某受賄案進行二次開庭,范某當庭出示了上述三份調查筆錄,歐某也對其收受潘某46000元,姚某5000元、黃某甲10000元等人的款項認為均系其利用專業知識和業余時間為他們提供技術服務及指導而獲取的報酬,與其職務沒有直接的關系,均屬于勞務報酬。2015915日,韶關市武江區人民法院對歐某受賄一案作出了一審判決,對范某提交的三份調查筆錄未予采納。

 

裁判結果:法院認為,辯護人妨害作證罪是指“在刑事訴訟中,辯護人威脅、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者做偽證的行為,被告人范某在調查取證時雖然沒有給予或允諾給予證人一定的利益,卻故意利用證人情面難卻的心理,誘惑證人違背事實改變證言或由自己直接改記證人的證言,具備辯護人妨害作證罪的主客觀要件,因此,被告人范某的行為構成辯護人妨害作證罪。被告人范某在擔任歐某受賄案一審辯護人參與刑事訴訟期間,為了使辯護獲得成功,欲用減少歐某受賄金額的手段以達到其委托人歐某減輕處罰的目的,明知在對證人調查時歐某本人在場或者是歐某親自帶來的,而不讓作為受賄案件的當事人歐某回避,以至于證人可能作出有利于歐某的證言,故意采用語言勸導證人改記證言內容的手段,并告知證人改變之前的證言對證人沒有影響,引誘證人違背事實改變原有的不利于歐某的證言而作出的調查筆錄,并向法庭出示,據此提出原來行賄人的此部分證言的數額系正常的勞務報酬,客觀上妨礙了刑事訴訟活動的正常進行,其行為已構成辯護人妨礙作證罪,鑒于案件情節免予刑事處罰。

 

簡評:本案中律師接觸的多個證人都曾在偵查階段作出證言,且證言內容對當事人歐某不利,都屬于“控方證人”。接觸對方證人具有巨大的法律風險,況且是推翻原來已經作出的證言。另外,律師在當事人在場的情況下調取證人的證言也存在違規之嫌。不過,本案中范某是否構成辯護方妨害作證罪疑點重重:首先,庭前范某某一直不認罪,但在庭審中又認罪并在庭后提交了悔過書,然而從庭審認罪情況來看,也只是認為自己屬于“間接故意”(從刑事審判參考[81]案例《張某妨害作證案——辯護人妨害作證罪的主觀故意應如何把握》一文來看,辯護方妨害作證罪主觀上必須是直接故意);其次,從判決書來看,調取筆錄時范某并未閱卷,也不知道證人在偵查階段的證言內容,很難認定其明知證言所作的證言是偽證;再次,從證據角度分析,范律師是否有教唆證人作偽證只有證人證言證明,是孤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